《南齐书》·列传·卷五十九

朝代:南北朝

作者:萧子显

原文:

  芮芮虏 河南 氐 羌

  芮芮虏,塞外杂胡也,编发左衽。晋世什翼圭入塞内后,芮芮逐水草,尽有匈 奴故庭,威服西域。土气早寒,所居为穹庐毡帐。刻木记事,不识文书。马畜丁肥, 种众殷盛。常与魏虏为仇敌。

  宋世其国相希利垔解星算数术,通胡、汉语,常言南方当有姓名齐者,其人当 兴。升明二年,太祖辅政,遣骁骑将军王洪轨使芮芮,克期共伐魏虏。建元元年八 月,芮芮主发三十万骑南侵,去平城七百里,魏虏拒守不敢战,芮芮主于燕然山下 纵猎而归。上初践阼,不遑出师。二年、三年,芮芮主频遣使贡献貂皮杂物。与上 书欲伐魏虏,谓上“足下”,自称“吾”。献师子皮裤褶,皮如虎皮,色白毛短。 时有贾胡在蜀见之,云此非师子皮,乃扶拔皮也。

  国相邢基祇罗回奉表曰:

  夫四象禀政,二仪改度,而万物生焉。斯盖亏盈迭袭,历数自然也。昔晋室将 终,楚桓窃命,实赖宋武匡济之功,故能扶衰定倾,休否以泰。祚流九叶,而国嗣 不继。今皇天降祸于上,宋室猜乱于下。臣虽荒远,粗窥图书,数难以来,星文改 度,房心受变,虚危纳祉,宋灭齐昌,此其验也。水运遘屯,木德应运,子年垂刈, 刘穆之记,崏岭有不衽之山,京房谶云:“卯金十六,草肃应王。”历观图纬,休 征非一,皆云庆钟萧氏,代宋者齐。会有使力法度及囗此国使反,采访圣德,弥验 天纵之姿。故能挟隆皇祚,光权定之业;翼亮天功,济悖主之难。树勋京师,威振 海外。仗义之功,侔踪汤、武。冥绩既著,宝命因归,受终之历,归于有道。况夫 帝无常族,有德必昌,时来之数,唯灵是与。陛下承乾启之机,因乘龙之运。计应 符革祚,久已践极,荒裔倾戴,莫不引领。设未龙飞,不宜冲挹,上违天人之心, 下乖黎庶之望。

  皇芮承绪,肇自二仪,拓土载民,地越沧海,百代一族,大业天固。虽吴汉殊 域,义同唇齿,方欲克期中原,龚行天罚。治兵缮甲,俟时大举。振霜戈于并、代, 鸣和铃于秦、赵,扫殄凶丑,枭剪元恶。然后皇舆迁幸,光复中华,永敦邻好,侔 踪齐、鲁。使四海有奉,苍生咸赖,荒余归仰,岂不盛哉!

  永明元年,王洪轨还京师,经途三万余里。洪轨,齐郡临淄人,为太祖所亲信, 建武中为青冀二州刺史,私占丁侵虏界,奔败结气卒。

  芮芮王求医工等物,世祖诏报曰:“知须医及织成锦工、指南车、漏刻、并非 所爱。南方治疾,与北土不同。织成锦工,并女人,不堪涉远。指南车、漏刻、此 虽有其器,工匠久不复存,不副为误。”

  自芮芮居匈奴故庭,十年,丁零胡又南攻芮芮,得其故地。芮芮稍南徙,魏虏 主元宏以其侵逼,遣伪平元王驾鹿浑、龙骧将军杨延数十万骑伐芮芮,大寒雪,人 马死者众。先是益州刺史刘悛遣使江景玄使丁零,宣国威德。道经鄯善、于阗,鄯 善为丁零所破,人民散尽。于阗尤信佛法。丁零僭称天子,劳接景玄使,反命。

  芮芮常由河南道而抵益州。

  河南,匈奴种也。汉建武中,匈奴奴婢亡匿在凉州界杂种数千人,虏名奴婢为 赀,一谓之“赀虏”。鲜卑慕容廆庶兄吐谷浑为氐王。在益州西北,亘数千里。其 南界龙涸城,去成都千余里。大戍有四,一在清水川,一在赤水,一在浇河,一在 吐屈真川,皆子弟所治。其王治慕驾川。多畜,逐水草,无城郭。后稍为宫屋,而 人民犹以毡庐百子帐为行屋。地常风寒,人行平沙中,沙砾飞起,行迹皆灭。肥地 则有雀鼠同穴,生黄紫花;瘦地辄有瘴气,使人断气,牛马得之,疲汗不能行。宋 初始受爵命,至宋末,河南王吐谷浑拾寅为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西秦河沙三州 诸军事、车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领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。

  建元元年,太祖即本官进号骠骑大将军。宋世遣武卫将军王世武使河南,是岁 随拾寅使来献。诏答曰:“皇帝敬问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 车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领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、新除骠骑大将军、河 南王:宝命革授,爰集朕躬,猥当大业,祗惕兼怀,闻之增感。王世武至,得元徽 五年五月二十一日表,夏中湿热,想比平安。又卿乃诚遥著,保宁遐疆。今诏升徽 号,以酬忠款。遣王世武衔命拜授。又仍使王世武等往芮芮,想即资遣,使得时达。 又奏所上马等物悉至,今往别牒锦绛紫碧绿黄青等纹各十匹。”

  拾寅子易度侯好星文,尝求星书,朝议不给。寅卒,三年,以河南王世子吐谷 浑易度侯为使持节、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镇西将军、领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 州刺史、河南王。永明三年,诏曰:“易度侯守职西蕃,绥怀允缉,忠绩兼举,朕 有嘉焉。可进号车骑大将军。”遣给事中丘冠先使河南道,并送芮芮使。至六年乃 还。得玉长三尺二寸,厚一尺一寸。

  易度侯卒,八年,立其世子休留茂为使持节、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镇西将 军、领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。复遣振武将军丘冠先拜授,并行吊礼。冠先至 河南,休留茂逼令先拜,冠先厉色不肯,休留茂耻其国人,执冠先于绝岩上推堕深 谷而死。冠先字道玄,吴兴人,晋吏部郎杰六世孙也。上初遣冠先,示尚书令王俭, 俭答上曰:“此人不啻堪行。”乃再衔命。及死,世祖敕其子雄曰:“卿父受使河 南,秉忠守死,不辱王命,我甚赏惜。丧尸绝域,不可复寻,于卿后宦涂无妨,甚 有高比。”赐钱十万,布三十匹。

  氐杨氏,与苻氐同出略阳。汉世居仇池,地号百顷,建安中有百顷氐王是也。 晋世有杨茂苾,后转强盛,事见前史。仇池四方壁立,自然有楼橹却敌状,高并数 丈。有二十二道可攀缘而升,东西二门,盘道可七里,上有冈阜泉源。氐于上平地 立宫室果园仓库,无贵贱皆为板屋土墙,所治处名洛谷。

  宋元嘉十九年,龙骧将军裴方明等伐氐,克仇池,后为魏虏所攻,失地。氐王 杨难当从兄子文德聚众茄芦,宋世加以爵位。文德死,从弟僧嗣、文庆传代之。难 当族弟广香先奔虏,元徽中,为虏攻杀文庆,以为阴平公、茄芦镇主。文庆从弟文 弘为白水太守,屯武兴,朝议以为辅国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、武都王、仇池公。

  太祖即位,欲绥怀异俗。建元元年,诏曰:“昔绝国入贽,美称前册,殊俗内 款,声流往记。伪虏茄芦镇主、阴平郡公杨广香,怨结同族,衅起亲党,当宋之世, 遂举地降敌。茄芦失守,华阳暂惊,近单使先驰,宣扬皇威,广香等追其远世之诚, 仰我惟新之化,肉袒请附,复地千里,氐羌杂种,咸同归顺。宜时领纳,厚加优恤。 广香翻迷反正,可特量所授。部曲酋豪,随名酬赏。”以广香为督沙州诸军事、平 羌校尉、沙州刺史。寻进号征虏将军。

  梁州刺史范柏年被诛,其亲将李乌奴惧奔叛,文弘纳之。乌奴率亡命千余人攻 梁州,为刺史王玄邈所破,复走还氐中。荆州刺史豫章王嶷遣兵讨乌奴,檄梁州能 斩送乌奴首,赏本郡,乌奴田宅事业悉赐之。与广香书曰:

  夫废兴无谬,逆顺有恒,古今共贯。贤愚同察。梁州刺史范柏年怀挟诡态,首 鼠两端,既已被伐,盘桓稽命。遂潜遣李乌奴叛。杨文弘扇诱边疆荒杂。柏年今已 枭禽,乌奴频被摧破,计其余烬,行自消夷。今遣参军行晋寿太守王道宝、参军事 行北巴西新巴二郡太守任湜之、行宕渠太守王安会领锐卒三千,遄涂风迈,浮川电 掩。又命辅国将军三巴校尉明惠照、巴郡太守鲁休烈、南巴西太守柳弘称、益州刺 史傅琰,并简徒竞鹜,选甲争驰。雍州水步,行次魏兴,并山东侨旧,会于南郑。 或泛舟垫江,或飞旌剑道,腹背飚腾,表里震击。

  文弘容纳叛戾,专为渊薮,外侮皇威,内凌国族。君弈世忠款,深识理顺,想 即起义,应接大军,共为掎角,讨灭乌奴,克建忠勤,茂立诚节。沈攸之资十年之 积,权百旅之众,师出境而城溃,兵未战而自屠,朝廷无遗镞之费,士民靡伤痍之 弊。况蕞尔小竖,方之蔑如,其取歼殄,岂延漏刻!忝以寡昧,分陕司蕃,清氛荡 秽,谅惟任职。此府器械山积,戈旗林耸,士卒剽劲,蓄锐积威,除难剿寇,岂俟 征集!但以剪伐萌菌,弗劳洪斧,扑彼蚊蚋,无假多力。皇上圣哲应期,恩泽广被, 罪止首恶,余无所问。赏罚之科,具写如别。

  使道宝步出魏兴,分军溯垫江,俱会晋寿。太祖以文弘背叛,进广香为持节、 都督西秦州刺史。广香子北部镇将军郡事炅为征虏将军、武都太守。以难当正胤杨 后起为持节、宁朔将军、平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、武都王,镇武兴,即文弘从兄子 也。

  三年,文弘归降,复以为征西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。先是广香病死,氐众半奔文 弘,半诣梁州刺史崔慧景。文弘遣从子后起进据白水。白水居晋寿上流,西接涪界, 东带益路,北连阴平、茄芦,为形胜之地。晋寿太守杨公则启经略之宜,上答曰: “文弘罪不可恕,事中政应且加恩耳。卿若能袭破白水,必加厚赏。”

  世祖即位,进后起号冠军将军。永明元年,以征虏将军炅为沙州刺史、阴平王, 将军如故。二年,八座奏后起勤彰款塞,忠著边城。进号征虏将军。四年,后起卒, 诏曰:“后起奄至殒逝,恻怆于怀。绥御边服,宜详其选。行辅国将军、北秦州刺 史、武都王杨集始,干局沈亮,乃心忠款,必能缉境宁民、宣扬声教。可持节、辅 国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、平羌校尉、武都王。”后起弟后明为龙骧将军、白水太守。 集始弟集朗为宁朔将军。五年,有司奏集始驱狐剪棘,仰化边服。母以子贵,宜加 荣宠。除集始母姜氏为太夫人,假银印。九年,八座奏杨炅嗣勤西牧,驰款内昭, 宜增戎章,用辉遐外。进号前将军。

  十年,集始反,率氐、蜀杂众寇汉川,梁州刺史阴智伯遣军主宁朔将军桓卢奴、 梁季群、宋囗、王士隆等千余人拒之,不利,退保白马。贼众万余人纵兵火攻其城 栅,卢奴拒守死战。智伯又遣军主阴仲昌等马步数千人救援。至白马城东千溪桥, 相去数里,集始等悉力攻之,官军内外奋击,集始大败,十八营一时溃走,杀获数 千人。集始奔入虏界。

  隆昌元年,以前将军杨炅为使持节、督沙州诸军事、平西将军、平羌校尉、沙 州刺史。

  集始入武兴,以城降虏,氐人苻幼孙起义攻之。

  建武二年,氐、虏寇汉中。梁州刺史萧懿遣前氐王杨后起弟子元秀收合义兵, 氐众响应,断虏运道。虏亦遣伪南梁州刺史仇池公杨灵珍据泥功山以相拒格,元秀 病死,苻幼孙领其众。高宗诏曰:“仇池公杨元秀,氐王苗胤,乃心忠勇,丑虏凶 逼,血诚弥厉,宣播朝威,招诱戎种,万里齐契,响然归从。诚效显著,实有可嘉。 不幸殒丧,凄怆于怀。夫死事加恩,《阳秋》明义。宜追覃荣典,以弘劝奖。赠仇 池公。持归国。”

  氐杨馥之聚义众屯沮水关,城白马北。集始遣弟集朗率兵迎拒州军于黄亘,战 大败。集始走下辩,馥之据武兴。虏军寻退。馥之留弟昌之守武兴,自引兵据仇池。 诏曰:“氐王杨馥之,世纂忠义,率厉部曲,树绩边城,克殄奸丑。复内禀朝律, 外抚戎荒,款心式昭,朕甚嘉之。以为持节、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平 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、仇池公。”

  沙州刺史杨炅进号安西将军。三年,炅死,以炅子崇祖为假节、督沙州军事、 征虏将军、平羌校尉、沙州刺史、阴平王。

  四年,伪南梁州刺史杨灵珍与二弟婆罗、阿卜珍率部曲三万余人举城归附,送 母及子双健、阿皮于南郑为质。梁州刺史阴广宗遣中兵参军猷王思考率众救援,为 虏所得,婆罗、阿卜珍战死。灵珍攻集始于武兴,杀其二弟集同、集众。集始穷急, 请降。以灵珍为持节、督陇右军事、征虏将军、北梁州刺史、仇池公、武都王。永 元二年,复以集始为使持节、督秦雍二州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平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。 灵珍后为虏所杀。

  自虏陷仇池以后,或得或失。宋以仇池为郡,故以氐封焉。

  宕昌,羌种也。各有酋豪,领部众汧、陇间。宋末,宕昌王梁弥机为使持节、 督河凉二州、安西将军、东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陇西公。建元元年,太祖进号 镇西将军。又征虏将军、西凉州刺史羌王像舒彭亦进为持节、平西将军。后叛降虏。 永明元年,八座奏前使持节、都督河凉二州军事、镇西将军,东羌校尉、河凉二州 刺史、陇西公、宕昌王梁弥机,前使持节、平北将军、西凉州刺史、羌王像舒彭, 并著勤西垂,宁安边境,可复先官爵。诏又可以陇右都帅羌王刘洛羊为辅国将军。 机卒。三年,诏曰:“行宕昌王梁弥颉,忠款内附,著绩西服,宜加爵命,式隆蕃 屏。可使持节、督河凉二州诸军事、安西将军、东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陇西公、 宕昌王。”颉卒。六年,以行宕昌王梁弥承为使持节、督河凉二州诸军事、安西将 军、东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宕昌王。使求军仪及伎杂书,诏报曰:“知须军仪 等九种,并非所爱。但军器种甚多,致之未易。内伎不堪涉远。秘阁图书,例不外 出。《五经集注》、《论语》今特敕赐王各一部。”俗重虎皮,以之送死,国中以 为货。

  史臣曰:氐、胡犷盛,乘运迭起,秦、赵僭差,相系覆灭,余类蠢蠢,被西疆 而奄北际。芮芮地穷幽都,戎马天隔。氐杨密迩华、夷,分民接境,侵犯汉、漾, 浸逼狼狐,疆埸之心,窥望威德,梁部多难,于斯为梗。残羌遗种,际运肇昌,尽 陇凭河,远通南驿,据国称蕃,并受职命。晋氏衰败,中朝沦覆,灭余四夷,庶雪 戎祸,授以兵杖,升进军麾,后代因仍,贪广声教,绥外怀远,先名后实。贸易有 无,世开边利,羽毛齿革,无损于我。若夫九种之事,有囗囗至于此也。

  赞曰:芮芮、河南,同出胡种。称王僭帝,擅强专统。氐、羌孽余,散出河、 陇。来宾往叛,放命承宗。

注释译文

  芮芮虏,是塞外的混杂胡人。结发为辫衣襟向左开。晋世什翼圭进入塞内后,芮芮人追逐水草游牧,完全占有匈奴旧曰地域,威势制服西域。气温寒冷早,所住的是毡帐。契刻木片以记载事情,不认识文字图书。马匹牲畜强壮肥大,种族强盛。经常和魏虏为仇敌。  宋世芮芮的国相希利垩懂得星象历算和数术,通晓胡人、汉人语言,常说南方当有姓名为齐的,造人当兴盛。升明二年,太祖辅政,派遣骁骑将军王洪范出使芮芮,约定时间共同讨伐魏虏。建元元年八月,芮芮主调发三十万骑兵向南侵犯,离平城七百里,魏虏坚守不敢交战,芮芮主在燕然山下大规模狩猎然后返回。那时皇帝刚登位,来不及出兵。

  二年、三年,芮芮主接连派遣使者贡奉貂皮杂物。给皇帝写信要讨伐魏虏,称皇帝为“足下”,自称为“吾”。贡奉狮子皮做的套服,皮如同虎皮,色彩白而毛短。当时有胡商在蜀地见到这种套服,说这不是狮子皮,而是扶拔皮。他们的国相邢基祇罗回送上奏表说:

  四季更迭,出现曰月轮回变换,而万物滋生。这大约是亏缺盈满交相承袭,自然的命运。从前晋室将终结,楚桓篡位,依赖宋武帝匡复救助的功劳,所以能扶持衰微稳定倾覆,由困顿而安泰。经历九代,而国家后嗣不能继承。现在皇天在上降下祸殃,宋室在下猜忌扰乱。臣下虽然处于荒远地带,粗略翻阅过图书,多次祸难以后,星象改变运行,房宿心宿遭受变故,虚宿危宿接纳福祉,宋朝灭亡齐朝昌盛,这就是验证。水德遭遇困厄,木德应运而生,王子年垂示铲除,刘穆之的记载,婚岭有不交叉的山头,京房的谶文中说“卯金十六,草肃应王”。遍观圃纬,美好的征兆众多,都说喜庆集中于萧氏,代替宋朝的是齐朝。遇有使者前来以及本国使者返回,访查有德行的人,更验证天所赋予的资质。所以能够兴复皇位,光大平定的业绩,辅助上天之功,救助昏庸君主的患难。在京城建立功勋,声威震撼海外。凭正义而行事的功劳,接踵承继商汤、周武王。高深的功绩既已昭著,天命因而归之于身,接受帝位的历数,归于有道义的人。何况做皇帝没有一定的族姓,有德行必定会昌盛,随时运而来的天命,衹给予威灵的人。陛下承受开创的时机,利用乘时而动的命运,估计顺应符命改朝换代,早完成登基,荒远地带的人倾心拥戴,无不翘首等待。假使尚未就位,不应谦虚,以免上违天神的心意,下背百姓的期望。

  皇芮继承国统,开始于天地初分,开拓土地养育民众,地域越过沧海,百代中一个家族,大业如苍天般的牢固。虽吴地与沙漠处于不同地域,按道理同于唇齿,正想约定时间进军中原,恭敬实行上天的惩罚。训练兵士修缮武器,等待时机大举出动。在并州、代北挥舞锐利的兵器,在秦、趟地区摇动和谐的车铃,扫除凶恶小人,剪灭首恶分子。然后皇族车驾迁回,光复中华大地,永结邻邦友好,继承齐国、鲁国的踪迹,使四海有所拥戴,百姓都有依赖,荒远地带的归附敬仰,岂不是盛事吗!

  永明元年,王洪整回到京城,沿途经过三万多里。洪轨,是齐郡临淄人,为太祖所亲近信赖。建武年间,担任青、冀二州刺史。私人所属兵士侵犯魏虏地界,失败后郁闷而死。

  茵茵王求取医生、工匠及各种器物,世祖下诏回答说:“知道你需要医生和织锦工人、指南车、漏刻,这些并非我所吝啬。祇是南方治病,和北方地区不同。织锦工人,都是妇女,不能长途跋涉。指南车、漏刻,这里虽有器具,但工匠早已不在,对于不能满足你的愿望感到遗憾。”

  自从芮芮居住在匈奴旧地,十年,丁零胡又向南攻打芮芮,得到旧地,芮芮逐渐向南迁徙。魏虏主元宏因芮芮侵犯逼近,派遣所属平元王驾鹿浑、龙骧将军杨延率领几十万骑兵讨伐芮芮,遇大寒降雪,人马死亡的很多。

  在这之前益州刺史刘悛派遣使者江景玄出使丁零,宣扬国家的声威恩德。途中经过鄯善、于阗,鄯善被丁零打败,人民散失殆尽。于阗尤其信仰佛法。丁零僭越称天子,慰劳接待丫景玄,景玄回国覆命。

  芮芮经常经过河南通道而抵达益州。

  河南,是匈奴种族。汉朝建武年间,匈奴各个种族逃亡藏匿在凉州地界的奴婢有几千人,匈奴称奴婢为赀,一种称呼为“赀虏”。鲜卑慕容魔的庶出兄长吐谷浑为氐王。住在益州西北,绵亘几千里。南部边界的龙涸城,离成都一千多里。大城堡有四个,一个在清水川,一个在赤水,一个在浇河,一个在吐屈真川,都是其子弟所统领。他们的王治所在慕驾。牲畜多,追逐水草游牧,没有城郭。后来逐渐建宫室,而人民还是以毡帐和帐篷为临时住处。地域内时常刮风寒冷,人走在平沙中,沙石飞起,行迹都消失。肥地则有麻雀老鼠在同一洞穴中,生长黄紫花;瘦地则有鄣气,使人断气,牛马遇到,疲惫流汗不能行走。

  宋朝初年开始接受爵位任命,到宋朝末年,迥直王吐谷浑拾寅担任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巫蠢迥沙三州诸军事、车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兼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。

  建元元年,太祖就其本来官职升军号为骠骑大将军。宋世派遣武卫将军王世武出使河南,这年随同捡室的使者前来献纳。诏书回答说:“阜帝恭敬慰问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车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兼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、新任骠骑大将军、河南王:天命改换,齐集于我,愧受大业,恭敬与忧惧兼而有之。听说后增添感慨。王世武到来,接到元徽五年五月二十一日的奏表,中原潮湿炎热,想来近日平安。另外你的诚心远近闻名,保卫安定遥远的边境。现下韶进升你的名号,来报答你的忠心归附.派遣王世武奉命授任。随之指派王世武等前往芮芮,马上配备物资送出,使能及时到达。另外你奏表中所献马匹等物已全部到达,现在前往另外赠送绛紫碧绿黄青等各式花纹的锦各十匹。”

  拾寅的儿子易度侯喜好星象,曾经求取星象图书,朝廷商议不给予。拾寅去世,三年,任命河南王的世子吐谷浑易度侯为使持节、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镇西将军、兼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、河南王。永明三年,诏令说:“易度侯在西部边境履行职责,安抚团结民众,忠心与业绩都明显,我有嘉奖。可升军号马车骑大将军。”派遣给事中丘冠先出使河南道,并护送芮芮使者。到六年才返回。得到实玉长三尺二寸.厚一尺一寸。

  易度侯去世,八年,立他的世子休留茂为使持节、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、镇西将军、兼护羌校尉、西秦河二州刺史。又派遣振武将军丘冠先授任,并施行吊祭的礼仪。冠先到达河南,休留茂逼迫他先叩拜,冠先聋色严厉不答应,休留茂在国人面前感到羞耻,把冠先捉到悬崖边推下深邃的山谷而死去。冠先字道玄,吴兴人,是晋朝吏部郎丘杰的六世孙。皇帝起初派遣冠先,给尚书令王俭看,王俭回答皇帝说:“这人不止能够胜任此行。”于是第二次受命出使。等到死去,世祖下令他的儿子丘雄龇:“你的父亲受命出使河南,秉持忠心以生命履行职责,不侮辱君王使命,我十分赏识怜惜。尸体在人迹不到之处,不能再寻找,对你今后的仕途没有妨碍,更有高等的考校。”赐钱十万,布三十匹。

  氏人杨氏,和苻氏同出于略阳,汉世居住在仇池,地方称为百顷。建安年间,头领就是称为百顷氐王的。晋世有叫杨茂狡的,后来逐渐强盛,事情见于从前史书记载。仇池四方如墙壁竖立,自然存在楼台御敌的地形,高度都有几丈。有二十二条道路可攀援上去,东西两个门,盘绕的道路约七里。上面有山冈水源。氐人在上面的平地建立宫室果园和仓库,无论贵贱都是木板屋泥土墙,治理的地方叫洛谷。

  宋朝元嘉十九年,龙骧将军裴方明等人讨伐氏人,攻克仇池,后来遭魏虏攻打,丧失土地。氐王杨难当堂兄的儿子文德在茄芦聚集部众,宋世赐给爵位。文德死去,堂弟僧嗣、文庆接替他。难当远房的弟弟广香先前投奔魏国,元徽年间,为魏国攻打杀害文庆,魏国委任他为阴干公、茄芦镇主。文庆的堂弟文弘任白水太守,驻守在武兴,朝廷商议任命他为辅国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、武都王、仇池公。

  太祖登位,想安抚不同风俗的人。建元元年,下诏说:“以前遥远的国家进贡,美名在从前史册中受称道,不同风俗的人归附,声名流传在往昔的记载中。魏国茄芦镇主、阴平郡公杨广香,和同族结怨,祸殃起自亲属乡党,在宋朝的时候,竞献出土地投降敌人。茄芦失守,华山以南暂受惊扰。近来单派使者先行赶去,宣扬皇朝声威,广香等人追念前代的忠诚,仰慕我朝革新的教化,脱衣露体请求归附,收复土地一千里,氐羌各种族,都一同顺从。应该及时收纳,厚加优待抚恤。广香迷途知返,可特别考量授任.、部众头领,随名位酬劳赏赐……任命广香为督沙州诸军事、平羌校尉、沙州刺史。不久升军号为征虏将军。

  梁州刺史范柏年被杀,他的亲信将领李乌奴畏惧逃奔,文弘接纳了他。乌奴率领逃亡的一千多人攻打梁州,被刺史王玄邈打败,又逃回氐人区域,型州剌史逸直王盖盛派遣军队讨伐乌基,传檄文说梁州有能斩送乌奴首级的,赏本郡太守,乌奴的田地房宅和财产全部赐给他。给广香写信说:

  兴衰没有错谬,逆顺有不变的道理,这是古今一脉相承,贤愚共同察知的。梁州刺史范柏年心怀诡计,犹豫观望,已经被接替,拖延执行命令。竞暗中派遣李乌奴叛变.杨文弘煽动引诱边疆荒远的种族。柏年现已被杀示众,乌奴接连被打败,估计他们的残余势力,不久将被平定。现在派遣参军代理晋寿太守王道宝、参军事代理北巴西新巴二郡太守任浞之、代理宕渠太守王安会率领精锐兵士三千人,途中疾速行进,水道上如闪电突袭。又命令辅国将军三巴校尉明惠照、巴郡太守鲁休烈、南巴西太守柳弘称、益州刺史傅琰,都挑选部属竞相前进,选择甲士争先奔驰。雍州的水军步兵,行进停驻在魏兴,以及山东侨居的驻军,在南郑会合。有的从垫江乘船,有的由剑道挥师前进,腹背狂扫,表裹合击。

  文弘接受叛逆,专为逃亡者巢穴,外侮皇室声威,内欺国家大姓。你世代忠心归顺,深深懂得逆顺的道理,想来会立即发动义举,接应大军,共同形成牵制力量,讨伐剿灭乌奴,建立忠实业绩,树立诚挚节操。沈攸之凭藉十年的积蓄,指挥上百旅的军队,军队出境而敌城崩溃,兵士没有交战而敌人白相屠杀,朝廷没有遗失箭头的耗费,官吏民众没有遭受创伤的弊害。何况小小的贼寇,与之相比大为不如,攻取歼灭,岂会拖延时刻。我愧以微薄才能,担当一方之任,清除污秽,实为职责。本府器械如山堆集,干戈旗帜如树林高耸,兵士剽悍强劲,积蓄精锐与声威,除祸难剿贼寇,岂待微调!衹因砍伐萌发的竹笋,不烦劳大斧,扑灭蚊类飞虫,不必多费力量。皇上圣明顺应期待,恩泽广泛施予,罪恶衹在首恶分子,其余的不加追究.赏罚的条例,详细列出见附件。指派道宝率步兵到魏兴,分出军队溯垫江而进,都在晋寿会合。太祖因文弘背叛,升广香为持节、都督西秦州刺史。广香的儿子北部镇将军郡事杨炅担任征虏将军、武都太守。任命难当的嫡系后代杨后起为持节、宁朔将军、平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、武都王,镇守武兴,他就是文弘堂兄的儿子。

  三年,文弘归顺投降,又任命他为征西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。在这以前广香病死,氐人部众一半投奔文弘,一半前往梁州刺史崔慧景那裹。文弘派遣侄子后起进军占据白水。白水处在晋寿的上游,西接涪水地界,柬连益州通道,北连阴平、茄芦,是军事要地.晋寿太守橱公则启奏攻取事宜,皇帝答覆说:“文弘的罪过不可宽恕,因情势姑且加以恩待而已。你如能够袭击攻下白水,必定给予厚重的赏赐。”

  世祖登位,升后起的军号为冠军将军。永明元年,任命征虏将军杨炅为沙州刺史、阴平王,将军职衔照旧。二年,尚书省八座上奏,后起辅助君王的业绩昭著于要塞,忠心闻名于边城。升军号为征虏将军。四年,后起去世,诏令说:“后起突然逝世,心中悲伤。安抚边地,应仔细选择合适的人。代理辅国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、武都王杨集始,干练正直,忠心归顺,一定能整治边境安宁民众、弘扬教化。可授任为持节、辅国将军、北秦州刺史、乎羌校尉、武都王。”后起的弟弟后明担任龙骧将军、白水太守。集始的弟弟集朗担任宁朔将军。五年,有关官员上奏集始驱逐妖邪斩断荆棘,训化边民。母亲由儿子而尊贵,应加赐荣耀名号。授任集始的母亲姜氏为太夫人,赐给银印。九年,八座上奏。杨炅勤于西部治理,献忠心鲜明昭著,应增加名号,来炫耀远方。升军号为前将军。

  十年,集始反叛,率领氐、蜀混杂的部众侵犯漠川,梁州刺史阴智伯派遣军主宁朔将军桓卢奴、梁季群、宋口、王士隆等一千多人抵御他,失利,退守白马。贼军一万多人放纵兵士用火攻打城池栅栏,卢奴抵御死战。智伯又派遣军主阴仲昌等人率骑兵步兵几千人去救援。到达白马城东王,相距几里,塞篮等人全力攻打,官军内外奋勇冲击,只豌大败,十八个营垒同时崩溃逃跑,杀死斩获几千人。只蛆逃入魏厘境内。

  隆昌元年,任命前将军杨炅属使持节、督沙州诸军事、平西将军、乎羌校尉、沙州刺史。

  集始进入武兴,献出城池投降魏国,氐人符幼孙发起义军攻打他。

  建武二年,氐人、魏入侵犯漠中。梁州刺史萧懿派遣前氏王杨后起弟弟的儿子元秀聚合义兵,氐人响应,截断魏军运粮路才。魏军也派遣所属南梁州刺史仇池公杨灵珍占据泥功山以相抗拒。元秀病死,苻幼孙统领他的部众。高宗下韶说:“仇池公杨元秀,是氐王后代子孙,忠贞勇敢,敌寇凶恶逼迫,元秀以鲜血尽忠更为坚毅,宣扬朝廷声威,招诱戎人种族,万里之外同心默契,归附顺从。诚心功效显著,实在值得嘉奖。不幸身亡,使我心中悲伤。对死于国事者施恩,是《春秋》中明确的义理。应该追施荣华的礼仪,来鼓励奖赏。现追赠仇池公。送灵柩归国。”  

  氐人杨馥之聚集义兵驻守沮水关,在白马的北面筑城。集始派遣弟弟集朗率领兵士在黄亘迎击州中车队,交战大败。集始逃跑到下辩,馥之占据武兴。魏军不久撤退。馥之留下弟弟昌之守卫武兴,自己带兵占据仇池。诏令说:“氐王杨馥之,世代继承忠义,统领部众,在边城建立功勋,消灭奸诈的敌人。又于内禀受国家律令,于外安抚边远民众,诚意显著,我十分嘉许他。现委任为持节、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平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、仇池公。”

  沙州刺史扰垦升军号为安西将军。三年,搔星死去,任命扰是的儿子塞担为假节、督逆亚军事、征虏将军、平羌校尉、边业刺史、堕垩王。

  四年,伪南梁州刺史杨灵珍和两个弟弟婆罗、阿卜珍率领部众三万多人献出城池归附,送母亲和儿子双健、阿皮在南郑做人质。梁州刺史阴广宗派遣中兵参军王思考率领部众救援,被魏军俘获,婆罗、阿卜珍战死。垂趁在亘哩攻打只始,杀死他两个弟弟集同、集众。集始困穷危急,请求投降。任命灵珍为持节、督陇右军事、征虏将军、北梁州刺史、仇池公、武都王。永元二年,又任命集始为使持节、督秦雍二州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平羌校尉、北秦州刺史。灵珍后来被魏人杀死。

  自从魏人攻下仇池以后,有时占据有时失去。宋朝把仇池作为郡,所以把氐人封在那裹。

  宕昌,是羌人种族。各有首领,统领部众在沂水、陇山之间。宋朝末年,宕昌王梁弥机担任使持节、督河凉二州、安西将军、束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陇西公.建元元年,太祖升他的军号为镇西将军。另外征虏将军、西凉州刺史羌王像舒彭也升为持节、平西将军。后来背叛投降魏国。永明元年,尚书省八座上奏,前使持节、都督河凉二州军事、镇西将军、柬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陇西公、宕昌王梁弥机,前使持节、平北将军、西凉州刺史、羌王像舒彭,都在西部地区效力,安定边境,可以恢复原来的官职爵位。韶令又同意任命陇右都帅羌王刘洛羊为辅国将军。

  梁弥机去世。三年,韶令说:“代理宕昌王梁弥颉,忠心归附,在西部边境建立业绩,应加授官职爵位,使藩国隆盛。可授予使持节、督河凉二州诸军事、安西将军、东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陇西公、宕昌王。”梁弥颉去世。六年,任命代理宕昌王梁弥承为使持节、督河凉二州诸军事、安西将军、束羌校尉、河凉二州刺史、宕吕王。梁弥承派人求取军事法度和技艺杂书,诏书回答说:“知你需要军事法度等九种书籍,并不是我有所吝啬。不过兵器种类很多,罗致不容易。宫内技工不能承受长途跋涉。秘合的图书,依条例不能外借.《五经集注》、《论语》,现特地下令赐给王各一部。”宕昌习俗看重虎皮,用它送葬,国内作为货币。

  史臣曰:氐、胡猛悍强盛,趁时运交相起兵,在秦、趟地区僭越割据,相继灭亡,残余势力蠢蠢欲动,普及西部边境而至北方地区。芮芮土地到北方极远之地,兵马相隔遥远。氐人杨氏靠近华夏、夷人,划分民众接壤疆土,侵犯汉水、漾水,逐渐逼近如豺狼狐狸,有割据边境的打算,窥伺声威德行,梁州祸难多,是他们在这裹作梗.残余的羌人种族,因时机而昌盛,尽占陇右依凭黄河,可以远通南方驿路,占据领土自称藩镇,都获得官职爵位。晋氏衰败,中原沦陷,残余的四方夷人,希望洗刷戎人的祸患,朝廷授给他们兵器,擢升他们的军号,后世因循,欲图扩大教化,安抚外族怀柔远方,先名义而后实质。交易往来互通有无,世代开展边境互利,羽毛齿革,对我朝廷没有损失。至于九种礼节的事情,有口口到这种情形的。

  赞曰:芮芮、河南,同出于胡人种族。僭越称王称帝,擅权独断理事。氐、羌残余,散落到黄河、陇山间。前来归附离去又反叛,违背命令历代相承。

赏析

创作背景

分享
评分:
感谢您的评分

作者介绍

萧子显

萧子显(487年--537年),字景阳,梁南兰陵(今江苏常州)人,南朝梁朝史学家,文学家。 。查看详情>>

sitemap
Copyright © 2018—2020 历史书屋

历史书屋 | 手机访问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