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南齐书》·列传·卷三十

朝代:南北朝

作者:萧子显

原文:

  薛渊 戴僧静 桓康(尹略) 焦度 曹虎

  薛渊,河东汾阴人也。宋徐州刺史安都从子。本名道渊,避太祖偏讳改。安都以彭城降虏,亲族皆入北。太祖镇淮阴,渊遁来南,委身自结。果干有气力,太祖使领部曲,备卫帐内,从征伐。元徽末,以勋官至辅国将军,右军将军,骁骑将军、军主,封竟陵侯。

  沈攸之难起,太祖入朝堂,豫章王嶷代守东府,使渊领军屯司徒左府,分备京邑。袁粲据石头,豫章王嶷夜登西门遥呼渊,渊惊起,率军赴难,先至石头焚门攻战。事平,明旦众军还集杜姥宅,街路皆满,宫门不开,太祖登南掖门楼处分众军各还本顿,至食后城门开,渊方得入见太祖,且喜且泣。太祖即位,增邑为二千五百户。除淮陵太守,加宁朔将军,骁骑将军如故。寻为直阁将军,冠军将军。仍转太子左率。

  虏遣伪将薛道摽寇寿春,太祖以道摽渊之亲近,敕齐郡太守刘怀慰曰:“闻道摽分明来,其儿妇并在都,与诸弟无复同生者,凡此类,无为不多方误之,纵不全信,足使豺狼疑惑。”令为渊书与道摽示购之之意,虏得书,果追道摽,遣他将代之。

  世祖即位,迁左卫将军。

  初,渊南奔,母索氏不得自拔,改嫁长安杨氏,渊私遣购赎,梁州刺史崔慧景报渊云:“索在界首,遣信拘引,已得拔难。”渊表求解职至界上迎之,见许。改授散骑常侍、征虏将军。渊母南归事竟无实。永明元年,渊上表解职送貂蝉。诏曰:“远隔殊方,声问难审。渊忧迫之深,固辞朝列。昔东关旧典,犹通婚宦;况母出有差,音息时至,依附前例,不容申许,便可断表,速还章服。”渊以赎母既不得,又表陈解职,诏不许。后虏使至,上为渊致与母书。

  车驾幸安乐寺,渊从驾乘虏桥。先是敕羌虏桥不得入仗,为有司所奏,免官,见原。四年,出为持节、督徐州诸军事、徐州刺史,将军如故。明年迁右军司马,将军如故,转大司马,济阳太守,将军如故。七年,为给事中、右卫将军,以疾解职。归家,不能乘车,去车脚,使人舆之而去,为有司所纠,见原。八年,为右将军、大司马,领军讨巴东王子响。子响军主刘超之被捕急,以眠褥杂物十余种赂渊自逃,渊匿之军中,为有司所奏,诏原。十年,为散骑常侍,将军如故。

  世祖崩,朝廷虑虏南寇,假渊节,军主、本官如故。寻加骁骑将军,假节、本官如故。隆昌元年,出为持节、督司州军事、司州刺史,右将军如故。延兴元年,进号平北将军,未拜,卒。明帝即位,方有诏赙钱五万,布五百匹,克日举哀。

  戴僧静,会稽永兴人也。祖饰,宋景平中,与富阳孙法先谋乱伏法,家口徙青州。僧静少有胆力,便弓马。事刺史沈文秀,俱没虏。后将家属叛还淮阴,太祖抚畜之,常在左右。僧静于都载锦出,为欧阳戍所得,系兖州狱,太祖遣薛渊饷僧静酒食,以刀子置鱼腹中。僧静与狱吏饮酒,既醉,以刀刻械,手自折锁发屋而出。归,太祖匿之斋内。以其家贫,年给谷千斛。虏围角城,遣僧静战,荡数捷,补帐内军主。随还京师,勋阶至积射将军、羽林监。

  沈攸之事起,太祖入朝堂,僧静为军主从。袁粲据石头,太祖遣僧静将腹心先至石头。时苏烈据仓城,僧静射书与烈,夜缒入城。粲登城西南门,列烛火处分,台军至,射之,火乃灭,回登东门。其党辅国将军孙昙瓘骁勇善战,每荡一合,辄大杀伤,官军死者百余人。军主王天生殊死拒战,故得相持。自亥至丑,有流星赤色照地坠城中,僧静率力攻仓门,身先士卒,众溃,僧静手斩粲,于是外军烧门入。初,粲大明中与萧惠开、周朗同车行,逢大桁开,驻车共语。惠开取镜自照曰:“无年可仕。”朗执镜良久曰:“视死如归。”粲最后曰:“当至三公而不终也。”僧静以功除前军将军,宁朔将军。将士战亡者,太祖为敛祭焉。

  升明二年,除游击将军。沈攸之平,论封诸将,以僧静为兴平县侯,邑千户。太祖即位,增邑千二百户。除南济阴太守,本官如故。除辅国将军,改封建昌。建元二年,迁骁骑将军,加员外常侍,转太子左卫率。

  世祖践阼,出为持节、督徐州诸军事、冠军将军、北徐州刺史。买牛给贫民令耕种,甚得荒情。迁给事中、太子右率。寻加通直常侍。永明五年,隶护军陈显达,讨荒贼桓天生于比阳。僧静与平西司马韩孟度、华山太守康元隆前进,未至比阳四十里,顿深桥。天生引虏步骑十万奄至,僧静合战,大破之,杀获万计。天生退还比阳,僧静进围之。天生军出城外,僧静又击破之。天生闭门不复出,僧静力疲乃退。除征虏将军、南中郎司马、淮南太守。

  八年,巴东王子响杀僚佐,世祖召僧静使领军向江陵,僧静面启上曰:“巴东王年少,长史捉之太急,忿不思难故耳。天子儿过误杀人,有何大罪!官忽遣军西上,人情惶惧,无所不至,僧静不敢奉敕。”上不答而心善之。徙为庐陵王中军司马、高平太守,将军如故。九年,卒。诏曰:“僧静志怀贞果,诚著艰难。克殄西墉,勋彰运始。奄致殒丧,恻怆伤怀。赙钱五万,布百匹。谥壮侯。”

  僧静同郡余姚人陈胤叔,本名承叔,避宣帝讳改。强辩果捷,便刀盾。初为左夹毂队将。泰始初,随太祖东讨,遂归身随从征伐。小心慎事,以功见赏,封当阳县子,官至太子左率。启世祖以狖箭钅禁用铁多,不如铸作。东冶令张候伯以铸钅禁钝,不合用,事不行。永明三年,卒。

  桓康,北兰陵承人也。勇果骁悍。宋大明中,随太祖为军容。从世祖在赣县。泰始初,世祖起义,为郡所絷,众皆散。康装担,一头贮穆后,一头贮文惠太子及竟陵王子良,自负置山中。与门客萧欣祖、杨彖之、皋分喜、潜三奴、向思奴四十余人相结,破郡狱出世祖。郡追兵急,康等死战破之。随世祖起义,摧坚陷阵,膂力绝人。所经村邑,恣行暴害。江南人畏之,以其名怖小儿,画其形以辟疟,无不立愈。见擢为世祖冠军府参军,除殿中将军,武骑常侍,出补襄贲令。桂阳事起,康弃县还都就太祖,会事平,除员外郎。

  元徽五年七月六日夜,少帝微行至领军府,帝左右人曰:“一府人皆眠,何不缘墙入。”帝曰:“我今夕欲一处作适,待明日夜。”康与太祖所养健儿卢荒、向黑于门间听得其语。明夕,王敬则将帝首至,扣门,康谓是变,与荒、黑晓下,拔白刃欲出。仍随入宫。太祖镇东府,除康武陵王中兵、宁朔将军,带兰陵太守,常卫左右。

  太祖诛黄回,回时将为南兖州,部曲数千,欲收,恐为乱。召入东府,停外斋,使康将数十人数回罪,然后杀之。回初与屯骑校尉王宜与同石头之谋,太祖隐其事,犹以重兵付回而配以腹心。宜与拳捷,善舞刀盾,回尝使十余人以水交洒,不能著。既虑宜与反己,乃先撤其军将,宜与不与,回发怒,不从处分,擅斩之。诸将因此白太祖,以回握强兵,必遂反覆。康请独往刺之,太祖曰:“卿等何疑甚,彼无能为也。”及回被召上车,爱妾见赤光冠其头至足,苦捉留,回不肯止。时人为之语曰:“欲侜张,问桓康。”除后军将军,直阁将军,南濮阳太守,宁朔如故。建元元年,封吴平县伯,五百户。转辅国将军,左军将军,游击将军,太守如故。

  太祖谓康曰:“卿随我日久,未得方伯,亦当未解我意,政欲与卿先共灭虏耳。”虏动,遣康行,假节。寻进冠军将军。三年春,于淮阳与虏战,大破之,进兵攻陷虏樊谐城。太祖喜,敕康迎淮北义民,不克。明年,以康为持节、督青冀二州东徐之东莞琅邪二郡朐山戍北徐之东海涟口戍诸军事、青冀二州刺史,冠军如故。世祖即位,转骁骑将军,复前军郡。其年,卒。诏曰:“康昔预南勋,义兼常怀,倍深恻怆。凶事所须,厚加料理。”年五十七。

  淮南人尹略,少伏事太祖,晚习骑射,以便捷见使为将。升明中,为虎贲中郎、越骑校尉。建元初,封平固男,三百户。永明八年,为游击将军,讨巴东王子响,见害。赠辅国将军、梁州刺史。

  焦度,字文续,南安氐人也。祖文圭,避难至襄阳。宋元嘉中,侨立天水郡略阳县,乃属焉。度以归国,补北馆客。孝武初,青州刺史颜师伯出镇,台差度领幢主送之。索虏寇青州,师伯遣度领军与虏战于沙沟杜梁,度身破阵,大捷。师伯板为己辅国府参军。虏遣清水公拾贲敕文寇清口,度又领军救援,刺虏骑将豹皮公堕马,获其具装铠霡,手杀数十人。师伯启孝武称度气力弓马并绝人,帝召还充左右。见度身形黑壮,谓师伯曰:“真健物也。”除西阳王抚军长兼行参军,补晋安王子勋夹毂队主,随镇江州。

  子勋起兵,以度为龙骧将军,领三千人为前锋,屯赭圻。每与台军战,常自排突,所向无不胜。事败,逃宫亭湖中为寇贼。朝廷闻其勇,甚忧患之,使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度等,度将部曲出首,景文以为己镇南参军,寻领中直兵,厚待之。随景文还都,常在府州内。景文被害夕,度大怒,劝景文拒命,景文不从。明帝不知也。以度武勇,补晋熙王燮防阁,除征虏铠曹行参军,随镇夏口。武陵王赞代燮为郢州,度仍留镇,为赞前军参军。

  沈攸之事起,转度中直兵,加宁朔将军、军主。太祖又遣使假度辅国将军、屯骑校尉。攸之大众至夏口,将直下都,留偏兵守郢城而已。度于城楼上肆言骂辱攸之,至自发露形体秽辱之,故攸之怒,改计攻城。度亲力战,攸之众蒙楯将登,度令投以秽器,贼众不能冒,至今呼此楼为“焦度楼”。事宁,度功居多,转后军将军,封东昌县子,东宫直阁将军。为人朴涩,欲就太祖求州,比及见,意色甚变,竟不得一语。太祖以其不闲民事,竟不用。建元四年,乃除淮陵太守,本官如故。度见朝廷贵戚,说郢城事,宣露如初。好饮酒,醉辄暴怒。上常使人节之。年虽老,而气力如故。寻除游击将军。永明元年,卒,年六十一。赠辅国将军、梁秦二州刺史。

  子世荣,永明中为巴东王防阁。子响事,世荣避奔雍州,世祖嘉之,以为始兴中兵参军。

  曹虎,字士威,下邳下邳人也,本名虎头。宋明帝末,为直厢。桂阳贼起,随太祖出新亭垒出战,先斩一级持还,由是识太祖。太祖为领军,虎诉勋,补防殿队主,直西斋。苍梧废,明日,虎欲出外避难,遇太祖在东中华门,问虎何之。虎因曰:“故欲仰觅明公耳。”仍留直卫。太祖镇东府,以虎与戴僧静各领白直三百人。累至屯骑校尉,带南城令。豫平石头,封罗江县男,除前军将军。上受禅,增邑为四百户。直阁将军,领细仗主。寻除宁朔将军、东莞太守。建元元年冬,虎启乞改封侯官,尚书奏侯官户数殷广,乃改封监利县。二年,除游击将军,本官如故。及彭、沛义民起,遣虎领六千人入涡。沈攸之横吹一部,京邑之绝,虎启以自随。义民久不至,虎乃攻虏别营破之。将士贪取俘执,反为虏所败,死亡二千人。

  世祖即位,除员外常侍,迁南中郎司马,加宁朔将军、南新蔡太守。永明元年徙为安成王征虏司马,余官如故。明年,江州蛮动,敕虎领兵戍寻阳,板辅国将军,伐蛮军主。又领寻阳相。寻除游击将军,辅国、军主如故。世祖以虎头名鄙,敕改之。

  六年四月,荒贼桓天生复引虏出据隔城,遣虎督数军讨之。虎令辅国将军朱公恩领骑百匹及前行踏伏,值贼游军,因合战破之。遂进至隔城。贼党拒守,虎引兵围栅,绝其走路。须臾,候骑还报虏援已至,寻而天生率马步万余人迎战,虎奋击大败之,获二千余人。明日,遂攻隔城拔之,斩伪虎威将军襄城太守帛乌祝,复杀二千余人,贼弃平氏城退走。七年,迁冠军将军,骁骑如故。明年,迁太子左率,转西阳王冠军司马、广陵太守。上敕虎曰:“广陵须心腹,非吾意可委者,不可得处此任。”随郡王子隆代巴东王子响为荆州,备军容西上,以虎为辅国将军、镇西司马、南平内史。十一年,收雍州刺史王奂,敕领步骑数百,步道取襄阳。仍除持节、督梁南北秦沙四州诸军事、西戎校尉、梁南秦二州刺史,将军如故。寻进号征虏将军。郁林即位,进号前将军。隆昌元年,迁督雍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、冠军将军、雍州刺史。建武元年,进号右将军。二年,进督为监,进号平北将军,爵为侯,增邑三百户。

  四年,虏寇沔北,虎聚军襄阳,与南阳太守房伯玉不协,不急赴救,末乃移顿樊城。虏主元宏遗虎书曰:“皇帝谢伪雍州刺史:神运兆中,皇居阐洛。化总元天,方融八表。而南有未宾之吴,治为两主之隔。幽显含嗟,人灵雍阏。且汉北江边,密尔乾县,故先动凤驾,整我神邑。卿进无陈平归汉之智,退阙关羽殉节之忠,婴闭穷城,忧顿长沔,机勇两缺,何其嗟哉!朕比乃欲造卿,逼冗未果,且还新都,飨厥六戎,入彼春月,迟迟扬旆,善修尔略,以俟义临。”虎使人答书曰:“自金精失道,皇居徙县,乔木空存,茂草方郁。七狄交侵,五胡代起,顾瞻中原,每用吊焉。知弃皋兰,随水瀍涧,伊川之象,爰在兹日。古人有云:‘匪宅是卜,而邻是卜。’樊、汉无幸,咫尺殊风,折胶入塞,乘秋犯边,亲属穷于斩杀,士女困于虔刘。与彼蠢左,共为唇齿,仁义弗闻,苛暴先露。乃复改易毡裘,妄自尊大。我皇开运,光宅区夏,而式乱逋逃,弃同即异。每欲出车鞠旅,以征不庭,所冀干戚两阶,叛命来格,遂复游魂不戢,乾没孔炽。孤总连率,任属方邵,组甲十万,雄戟千群,以此戡难,何往不克。主上每矜率土,哀彼民黎,使不战屈敌,兵无血刃。故部勒小戍,闭壁清野,抗威遵养,庶能怀音。若遂迷复,知进忘退,当金钲戒路,云旗北扫,长驱燕代,并羁名王,使少卿忽诸,头曼不祀。兵交无远,相为悯然。”

  永泰元年,迁给事中,右卫将军,持节,隶都督陈显达停襄阳伐虏。度支尚书崔慧景于邓地大败,虏追至沔北。元宏率十万众,从羽仪华盖,围樊城。虎闭门固守。虏去城数里立营顿,设毡屋,复再围樊城,临沔水,望襄阳岸乃去。虎遣军主田安之等十余军出逐之,颇相伤杀。东昏即位,迁前将军,镇军司马。永元元年,始安王遥光反,虎领军屯青溪中桥。事宁,转散骑常侍、右卫将军。

  虎形干甚毅,善于诱纳,日食荒客常数百人。晚节好货贿,吝啬,在雍州得见钱五千万,伎女食酱菜,无重肴。每好风景,辄开库拍张向之。帝疑虎旧将,兼利其财,新除未及拜,见杀,时年六十余。和帝中兴元年,追赠安北将军、徐州刺史。

  史臣曰:解厄鸿门,资舞阳之气;纳降飨旅,仗虎侯之力。观兹猛毅,藉以风威,未必投车挟辀,然后胜敌。故桓康之声,所以震慑江蠡也。

  赞曰:薛辞亲爱,归身淮涘。戴类千秋,兴言帝子。桓勇焦壮,爪牙之士。虎守西边,功亏北鄙。

注释译文

  薛渊,河东汾阴人。宋徐州刺史薛安都的侄子。本来名叫道渊,因避太祖萧道成的偏讳而改。薛安都以彭城投降魏,他的亲族都迁居到北方去了。太祖萧道成镇守淮阴,薛渊从北方潜逃来南方,委身投靠太祖。薛渊为人果断干练有魄力,太祖令他带领部属,在营帐内警戒保卫,随同征战。元徽末年,凭勋劳官至辅国将军,右军将军,骁骑将军、军主,封竟陵侯。

  沈攸之起兵发难之后,太祖进入朝堂,由太祖子豫章王萧嶷代守束府,派薛渊领军屯驻司徒左府,分别警戒守卫京城。袁粲占据石头城发难,豫章王萧嶷连夜登上西门远遍地呼叫薛渊,薛渊闻呼一惊而起,迅即率军靖难,抢先赶到石头城下焚烧城门奋力攻战。事态平定后,第二天清晨众军返回集聚在杜姥宅,路上街上都挤得满满的,宫门不能打开,太祖登上南掖门楼指挥措置众军各自返回原来驻地,直到饭后时分,城门打开,薛渊才得以晋见太祖,高兴得流下了眼泪。太祖即皇帝位,薛渊食邑增为二千五百户。除授进堕太守,加宁朔将军,骁骑将军照旧不变。不久为直合将军,冠军将军。仍转太子左率。魏派遣降将薛道标侵犯画画,太祖因为蓝道握与整镗的近亲关系,敕齐郡太守刘怀慰说:“听说道标真要南来,他的妻儿都在都城,和各兄弟不再共同生活,凡此种种,都应使他多方造成误会,纵然不能使人全信,也足能使豺狼们相互怀疑猜忌。”让刘怀慰以薛渊的名义写信给薛道标表示拉拢收买他的意思,魏得到这封信,果然将薛道标召回,派别的将领代替他。

  世祖即皇帝位,薛渊迁左卫将军。

  当初,薛渊南逃时,他母亲索氏不能自己解脱,改嫁给长安杨氏,薛渊私下派人以钱物赎接其母,梁州刺史崔慧景给薛渊通报说:“索氏老人在边界上,派遣信使接取,就可脱难。”薛渊上表奏请解除官职到边界上去迎接母亲,被准许。又改授散骑常侍、征虏将军.薛渊母亲南归的事最终没有实现。永明元年,薛渊上表奏请解除职务并送还貂蝉冠服。皇上下诏说:“两方相隔遥远,音讯话语难于审辨。薛渊深深地忧思母亲,坚决要求辞出朝班。先前束关旧典,还能结婚和做官;况且母亲出来消息不能确知,确切消息也能传来,依据前例,不容辞职。拒绝表章所奏,从速发还他的宫服。”薛渊因为赎母没办到,又上表陈请解职,皇上下诏不允许。后来魏使到齐,皇上替薛渊把他给母亲的信交魏使带去。

  世祖驾临安乐寺,薛渊随驾过乘虏桥,这之前羌虏桥有敕仪卫不能人,因此薛渊被有关部门奏请免去他的官职,被原宥。永明四年,外出为持节、督徐州诸军事、徐州刺史,将军职如故。第二年迁右车司马,将军仍如故,转大司马,济阳太守,将军还是照前不变。永明七年,为给事中、右卫将军,由于患病而解除职务。回家,不能乘车,祇好去掉车轮,让人用车箱抬着他走,因此又被有关部门弹劾,又得到了原宥。

  永明八年,为右将军、大司马,领军讨巴东王萧子响。子响的军主刘超之被追捕得很惶急。用被褥夹藏十多种物品贿赂薛渊以脱身自逃,薛渊把他藏匿在军队中,又被有关部门弹劾,皇上下诏原宥了他。永明十年,为散骑常侍,将军照前。世祖崩,朝廷担心魏虏南来侵犯,让薛渊持节,军主、原本的官职依旧不变。不久加骁骑将军,假节、原本的官职依旧不变。隆昌元年,外出持节、督司州军事、司州刺史。右将军依旧不变。延兴元年,进号平北将军,未拜受,就去世了。明帝萧鸾即位,才赠治丧钱五万,布五百匹,限定时曰举哀下葬。

  戴僧静,会稽水兴人。祖父戴饰,在宋景平年间,同富厘孙法先谋乱伏法,家裹人迁移到青州。戴僧静从小有胆量有魄力,熟习骑马射箭。在刺史沈文秀处干事,同他一起投奔魏虏。后来戴僧静带领家属叛魏返回进坠,主担芦迎抚慰他并且把他养起来,常留他在太祖身边。僧静在京城用车偷载锦缎,被欧阳戍抓住,把他关押在奎业狱中。左担派整渊给坛盏送酒菜,把刀子暗藏在鱼腹中。僧静邀狱吏一起饮酒,狱吏醉后,僧静用刀割开刑具,用手把锁弄断,破屋而出。回到京城后,太祖把戴僧静藏在自己的书房内,因为他家贫穷,一年给谷一千斛。魏虏围困鱼墟时,派垣趋参战,多次取胜,补帐内军主。跟太祖返京师,官位至积射将军、羽林监。

  沈攸之作乱,太祖萧道成进入朝堂,戴僧静做军主跟随太祖。袁粲占据互石头,太祖派遣戴僧静率领心腹先到石头城。这时候苏烈在仓球,僧趋将信用箭射入城中给苏烈,又连夜攀援绳索入城。袁粲登上城的西南门,排列的烛火照得通亮。官军到来,用箭射,火才灭,回登东门。直垦的同伙辅国将军孙昙罐骁勇善战,每冲杀一个回合,大有杀伤,官军死了一百多人。幸有军主王天生拼死抵抗,才得以坚持下来,自亥时直到丑时。有红色流星坠落城内照耀地面,戴灯趁率兵猛攻仓门,身先士卒,冲杀在前,敌军溃败,越灯董亲手斩杀直堑。于是,城外官军放火烧毁城门也冲杀进城内。先前,袁粲在大明年间跟萧惠开、剧目同车赶路,逢去桁开,停车交谈。塞开拿出镜子自己照着说:“没有哪年可做官。”且朗手执镜子审视很久,说:“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”塞垦最后说:“应当能位至三公,但是不会有什么结果。”戴僧静因为有功授予前军将军,宁朔将军。作战阵亡的将士,太祖为他们收殓安葬和奠祭。

  升明二年,戴僧静任游击将军。平定沈攸之之乱后,论功封赏诸将,僧静为兴平县侯,食邑一千户.太祖即皇帝位后,僧静食邑增至一千二百户。任南济阴太守,原来的官职不变。任辅国将军,改封建吕侯。建元二年,迁骁骑将军,加员外常侍,转太子左卫率。

  世祖萧迹登极后,僧静外出为持节、督徐州诸军事、冠军将军、北徐州刺史。他购买耕牛给贫民让他们种庄稼,为救助灾荒处事很得体。迁给事中、太子右率。不久加通直常侍。永明五年,僧静隶属护军陈显达,到比阳征讨“荒人”贼桓天生。僧静与平西司马韩盂度、华山太守康元隆向前推进,在距离比阳四十里的深桥驻军。“荒人”贼桓天生引带魏虏步兵骑兵十万人铺天盖地而来,戴僧静收拢兵力与他们大战,打败他们,杀死捕获数以万计。桓天生退回比阳,戴僧静挥军包围比阳。天生军突出城外,僧静又把他打败了,天生衹得退回比阳城里紧闭城门不再出战,僧静因军力疲乏才撤退。朝廷授予戴僧静征虏将军、南中郎司马、淮南太守。

  永明八年,巴束王子响杀了僚佐,世祖萧迹召戴僧静,让他率领军队向江陵讨伐,僧静面奏皇上说:“巴东王年轻气盛,长史刘寅操之过急,忿而不顾后果才导致这样的啊,天于的儿子因过失杀错了人,有什么大罪呢。骤然让我领兵西进,弄得人心惶惧,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,僧静不敢奉命前往。”皇上虽口裹没说话但心中却以为他说得好。

  后调任庐陵王中军司马、高平太守,将军职务如前未变。永明九年去世。皇帝有诏说:“僧静志存果断,确是屡经艰难困苦。杀敌取胜于西方遍地,功勋卓著,使国运初昌。忽然传来他去世的噩耗,令人悲痛忧伤。决定赠送丧葬钱五万,布百匹.谧为壮侯。”

  与僧静同郡的余姚人陈胤叔,原名承叔,因避宣帝讳而改为胤叔。为人能言善辩、果断敏捷,惯使刀盾.最初为左夹毂队将领。泰始初年,跟随太祖萧道成束讨反叛的会稽太守寻阳王子房等,从此就随同太祖征伐,勤谨用心,因有功被太祖赏识。封为当阳县子。官至太子左率。陈胤叔曾经因锻造箭镖费铁多,不如改用铸造而向世祖上奏。束冶令张候伯认为铸造的箭错不够锋利,不利使用,使造一建议未能实行。速困在永明三年去世。

  桓康,北兰陵的承地人,毅果断勇猛剽悍。宋大明年问,追随太祖萧道成做军容。在赣县跟随世祖萧赜。泰始初年,世祖起义,被地方官府捉住,部属都逃散了。桓康弄到一担箩筐,一头装着穆皇后,一头装着文惠太子和竞陵王子良,自己挑着藏到山裹。他和门客萧欣祖、杨冢之、皋分喜、潜三奴、向思奴四十余人联络结伙,从狱中救出世祖。郡兵追捕紧急,桓康等人拼死战斗才击败他们。随世祖起义,陷阵摧坚,力大无比,所经过的村庄城镇,他任性侵害,江南人畏惧他,用他的名字来吓唬小孩,画出他的图像用作驱避邪神鬼怪,没有不立即奏效的。被提拔做世祖冠军府参军,授予殿中将军,武骑常侍,出京补襄贲令。宋桂阳王休范在寻阳起兵作乱,桓康从所管的县返回京都太祖处,正遇事态平息,授予员外郎。

  元徽五年七月六日夜,少帝刘昱身着便服暗中走到萧道成的领军府,皇帝身边的人说:“一府的人都睡了,为什么不爬墙进去。”皇帝说:“我今天晚上想到一个地方顺顺心,等明天晚上吧。”桓康同太祖所收养的壮汉卢荒、向黑在门听到他们的话。第二天晚上,王敬则提着皇帝的首级跑来敲门,桓康以为发生事变,同卢荒、向黑遍告部属,拔刀将出,于是护送太祖入宫。太祖移镇束府,授予桓康武陵王中兵、宁朔将军,兼兰陵太守,常在太祖左右护卫。

  太祖诛杀黄回,黄回在南兖州为将,有数干部属,派人收捕,担心他作乱。召他进东府来,让他在外问书房等待,派桓康带数十个人历数黄回的罪过,然后杀了他。黄回当初同屯骑校尉王宜与一起参预石头城的阴谋,太祖明知却隐瞒不说那桩事,还把重兵交付黄回掌握而用心腹给以搭配.王宜与拳脚敏捷,善使刀盾,黄回曾经在他舞弄刀盾时让十多人用水洒泼,不能淋着他.既而疑虑宜与反对自己,就先撤走他的将领和军队,宜与不给,黄回很生气不同意他的处置,白作主张把他杀了。将军们因此向太祖说,让黄回手握重兵,一定会反叛。桓康请求独自一人前往刺杀他,太祖说:“你们何必这般疑虑,他没啥能耐。”等到黄回被召上车时,他的爱妾看见红光从他的头部一直笼罩到脚下,苦苦拉着他不让走,黄回硬是不肯留下才罢。当时的人为此说:“想要欺诳,去问桓康。”

  授予桓康后军将军,直合将军,南濮阳太守,宁朔将军职衔依旧不变。建元元年,封吴乎县伯,食邑五百户。转辅国将军,左军将军,游击将军,太守职衔依旧不变。太祖对桓康说:“你跟随我很多日子了,没能做到一个地方首领,也会有不理解我的意思的地方,我真想和你先共同扫灭魏虏罢了。”魏虏侵犯,派遣桓康去前方,假节.,不久进升为冠军将军。建元三年春季,桓康在淮阳同魏虏大战,大败魏虏军,挥兵进取攻陷了魏虏樊谐城。太祖很高兴,敕令桓康迎接淮北起义民众,没有取得成功。第二年,以桓康为持节、督青冀二州束徐之束莞琅邪二郡朐山戍北徐之东海涟戍诸军事、青冀二州刺史,冠军将军职衔依旧不变。世祖即位,桓康转骁骑将军,复前任军职郡职。那年桓康去世。有诏旨说:“桓康从前征战南方,勋劳卓著,心中常常充满深厚情谊,他的逝世使我非常悲痛。丧事所需一切,应当从厚料理。”享年五十七岁。

  进亩人世盔,年轻时就服事左担,后来学习骑马射箭等武术,因为动作敏捷被任用做将领.昼型年问为虎贲中郎、越骑校尉。建元初年,封作平固男,食邑三百户。永明八年,为游击将军,在讨伐巴束王f飨时,被害。追赠辅国将军、梁州刺史。

  焦度字文续,南安氐人。祖父文圭,因避难至襄阳,宋元嘉年间,暂借寄居之地重新设立天水郡略阳县,于是就隶属这裹。怎度由于归国,被委任北馆客。孝武帝初年,青州刺史颜师伯外出镇治,朝廷派焦度领幢主送他。魏索虏侵扰青州,颜师伯派遣焦度率领军兵在沙沟杜梁同敌军作战,焦度亲身冲锋破阵,大获全胜。颜师伯行文委任焦度为自己的辅国府参军。魏虏遣清水公拾贲敕文侵犯清口,焦度又领兵援救清口,把魏虏骑兵将领豹皮公刺下马来,缴获了他的鉴甲和武器,亲手杀敌几十人。

  颜师伯启奏孝武帝称赞焦度气力和弓马技艺均超绝常人,孝武帝召回焦度让他充任左右护卫。孝武帝见他又黑又壮,对颜师伯说:“真健壮啊。”任命他为西阳王抚军长兼行参军,补晋安王子勋夹毂队主,随晋安王子勋镇守江州。子勋起兵,任用焦度做龙骧将军,率三千人做前锋,屯驻赭圻。每当同朝廷官军作战时,他常常亲自冲杀战斗,所到之处没有不胜利的。晋安王事败,焦度逃到宫亭湖中沦为盗寇。朝廷听说他的勇武,把他看作心腹之患,派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焦度等人,焦度率领部属出来自首,王景文以焦度做自己的镇南参军,不久领中直兵,待他很优厚。他随王景文返回京都,常在府州内。王景文被害的那天晚上,焦度很生气,劝景文抗拒命令,王景文不听从。明帝刘或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因焦度威武勇敢,补晋熙王刘燮防合,任征虏锁曹行参军,随从镇守夏口。武陵王刘赞代刘燮镇守郢州,焦度还留在夏口,做刘赞的前军参军。沈攸之作乱后,焦度转任中直兵,加宁朔将军、军主。太祖又派遣使臣去任命焦度为辅国将军、屯骑校尉。沈攸之的大队人马开到夏口,将要直下京都,仅留部分兵力守郢城而已。焦度在城楼上肆意乱骂侮辱沈攸之,直到自己裸露形体羞辱他,攸之因此很气愤,就改变原定计划转而攻城。焦度亲自奋力战斗,攸之的部众用盾牌遮蒙爬攀城墙,焦度命令兵士用屎尿秽物浇泼,贼众不能冒着秽物上登,至今人们叫这座城楼为“焦度楼”。事态平定,焦度功劳占多,转任后军将军,封束吕县子,束宫直合将军。焦度为人朴实而迟钝,他想到太祖那裹求取州官,等到见了面,神色大变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太祖认为他不熟悉民事,还是没有任用。建元四年才被授予太守,原先的官职不变动。焦度遇见朝廷贵戚,说起郢城事件来,讲述形容就像当时那样。他贪杯好饮,酒醉后每每暴怒,皇上常派人对他加以节制。焦度虽然老了,气力仍不减当年,不久被授予游击将军。永明元午去世,时年六十一岁。赠辅国将军、梁秦二州刺史。

  他儿子焦世荣,永明年间为巴束王防合。子飨事发,世荣逃奔到雍州,世祖嘉奖他的行为,任用他做始兴中兵参军。

  曹虎字士威,下邳下邳人,原名虎头。宋明帝末年为直厢。桂阳王休范作乱时,跟随太祖从新亭垒出战,首先斩杀一贼提首级而回,太担由此认识他。叁袒为领军,直虚诉说自己的勋劳,被补为防殿队主,在西斋当值。苍梧王被废黜的第二天,曹虎正想到外面避难,在东中华门遇见左担,左担问蔓虐往哪裹去?萱虚趁机说:“衹不过想投奔你啊。”于足又留做护卫。

  太祖镇守束府,让曹虎与戴僧静各自带领三百不拿月俸的人随从护卫。累升至屯骑校尉,兼鱼越令。参预平定石头之乱,封罗江县男,授予前军将军。太祖受禅即皇帝位,食邑增为四百户。任直合将军,领细仗主。不久又被授予宁朔将军、塞差太守。建五元年冬,萱虚奏请把±赵封给他,尚书奏报侯官人户数目太多,于是改封监利县。建五二年,授游击将军,原来的官职不变。

  待茎、迪等地人民起义反魏事起,太祖派曹处率领六千人到过地。接受选迪之的一部横吹乐器,那是当时京城的一绝,曹虎要求随身带着。起义百姓迟迟未到,曹虎就攻打魏虏别的营地,且打败了他们。但是将士贪取俘虏的财物,反被魏兵杀败,死亡二千人。

  世祖即位,任员外常侍,迁南中郎司马,加宁朔将军、南新蔡太守。永明元年,迁任塞处王征虏司马,其余官职不变。第二年,江州蛮暴动,诏命宣虚领兵戍守曼堡,授辅国将军,伐蛮军主。又领垒陨相,不久任游击将军,辅国将军、军主职务照前不变。世祖认为虎头这个名字鄙俗,诏命改作“虎”。

  永明六年四月,“荒贼”桓天生又引魏兵占据匾球,世担派遣茎处督率数路军队讨伐他。曹虎令辅国将军朱公恩率领骑兵百人在前面侦察有无伏兵,正碰上贼兵的游动部队,因而打了遭遇战,杀败了贼兵。于是进抵隔城。贼军据城拒守,萱处带兵修筑包围该城的栅墙,断绝他们的逃路,不多久,探马返回报告魏虏援军到来,转而担玉生率领骑兵步兵万余人迎战,萱虚奋力拼杀,大败“荒贼”桓天生,擒捉二千多人。第二天,就拿下了隔城,斩杀伪虎威将军襄城太守帛昼担,又杀贼二千多人,贼兵丢弃平氏城逃跑了。

  永明七年,迁冠军将军,骁骑将军官职不变。第二年,迁太子左率,转西阳王冠军司马、庐堕太守。皇上诏告壹虚说:“庐堕太守须是心腹之人,不是我认为可以委任的人,是不能够担当这一职位的。”随郡王子隆取代巴柬王子响做型业刺史时,整理军容器仗挥师西上,以曹虎为辅国将军、镇西司马、南平内史。永明十一年,收捕壅丛刺史王垒,敕命董卢率领步兵骑兵数百人,从小路夺取襄阳。于是授持节、督梁南北豢沙四州诸军事、酉戏校尉、銮直台二州刺史,将军官职依前不变。不久进号为征虏将军。郁林玉即皇帝位,进爵号为前将军。隆昌元年,迁督壅业竖丛的童堕塱业的堕迎军事、冠军将军、壅业刺史。建武元年,进号右将军。建武二年,由督诸军晋升为监诸军事。进号为平北将军,爵位为侯,增食邑三百户。

  四年,魏虏侵犯沔北,魏虏的军队在襄阳集结,因与南阳太守房伯玉有隔阗,没有及时赶往援救,最后祇是移兵屯驻樊城。魏虏君主元宏送给曹虎的信说:皇帝感谢伪雍州刺史:上天神运吉兆中原,皇帝宫室明示在洛,一切造化总来白天然,方俗融会八方之外,可南方却有未归服的呈,分隔为两个君主统治。幽深与浅明令人嗟叹,凡人和神灵阻隔不通。况且汉北江边,两地相隔不远,因而先移动圣驾,整治我的京都。你论进取没有辣平归漠的智慧,讲败退缺少关羽殉节的忠贞,闭门固守穷城,心怀忧惧长屯沔水之滨,机会与勇敢两者都欠缺,怎不令人慨叹。朕近来就想到你处去,被许多杂事缠住没有实现,暂且返回新建的都城,宴请西部各部族,待到那春季,再慢慢扬起军旗吧,你要好好修订你的谋略,以便等正义之师的光临。曹虎让人写回信说:自从西方之神迷失道路,皇帝宫室移迁县邑,高大的乔木白白生长,繁芜的杂草正茂盛地生长。戌狄交替侵犯,胡夷一代一代兴盛起来,顾望中原,对此每每悲伤。懂得舍弃皋兰故地,顺随水源遭到泸涧一带,陆浑戎迁徙伊川之气象,就在这一天。古人说:“匪宅是卜,而邻是卜。”樊、汉不幸,地近咫尺,风俗不同,秋气来到塞上,乘着秋高气爽就来侵犯边疆,亲属们在斩杀中丧尽,士女们被劫掠所困扰,同那些蠢左,互为唇齿,不曾听说仁义的行为,先显露出苛暴的举动。竟又改变毡裘的服饰,狂妄地自尊自大。我朝皇帝立国开运以来,光辉照耀华夏各地,可是有扰乱法纪带罪潜逃的人,抛弃同胞,投奔异族。常想出动车驾调动军队,以讨伐那些不服朝廷的叛贼,所希望的是斧头与盾牌有两种用途,叛离者能迷途知返,于是又使得游散之魂不能聚敛,以权谋私的贪欲之火愈烧愈旺。特总领连率,任属方邵,组甲十万,雄戟千群,凭此戡定发难之徒,所向有何不能制胜。主上每惜及疆域,哀怜那裹的黎民百姓,想不用战斗而使敌人屈服,兵刃上不着血迹。因此约束我等,坚壁清野,抗威遵养,庶几能够心怀感戴。假若由此迷惑心性,知进忘退,我等就将奏起金釭整装出发,军旗如云,长驱北扫,直捣燕代,并擒名王,使得连少卿都没有了,匈奴单于头曼不能享受祭祀。距离兵刃相加为时不远了,看着令人哀怜。

  永泰元年,曹虎迁给事中,右卫将军,持节,隶属于都督陈显达屯驻襄阳讨伐魏虏。度支尚书崔慧景在邓地大败,魏虏追到沔北。元宏率十万人马,带着羽仪华盖等帝王仪仗,包围樊城。曹虎闭门固守。魏虏距城数里建立营寨,安设毡帐,又再围樊城,站在沔水边上,隔水望着襄阳才离去。曹虎派遣军主田安之等十多支军队出城追逐,相互杀伤较多。束昏即皇帝位,曹虎迁前将军,镇军司马。永元元年,始安王遥光反叛,曹虎领着军队屯驻青溪中桥。事态平定后,转散骑常侍、右卫将军。

  曹虎形貌刚强,善于引诱拉拢,每天供养的逃荒就食的常有几百人.晚年贪财、吝啬,在雍州有钱五千万,他家伎女吃的是酱菜,没有鱼肉荤腥。每当天气晴朗,每每打开库门使之通风干燥。皇帝怀疑曹虎这些旧将,加上图他钱多,在他新授官职还没来得及受命时就把他杀害了。当时他六十多岁。和帝中兴元年,追赠安北将军,徐州刺史。

  史臣曰:鸿门刘邦能解困厄,凭藉的是舞阳侯樊啥的勇气;招降纳叛宴赏游民,全仗虎侯的力量。看到这般勇猛刚毅,藉此就可生发声威,不一定要投车挟轴,然后才能胜敌。所以桓康的声名,可以用来震慑长江彭蠡。

  赞曰:薛渊辞别至亲至爱,身体终归淮水之滨。戴僧静类似千秋,为帝子兴言。桓康勇猛、焦度壮健,均属爪牙之士。曹虎镇守西部边关,而功亏一篑于北方边陲。

赏析

创作背景

分享
评分:
感谢您的评分

作者介绍

萧子显

萧子显(487年--537年),字景阳,梁南兰陵(今江苏常州)人,南朝梁朝史学家,文学家。 。查看详情>>

sitemap
Copyright © 2018—2020 历史书屋

历史书屋 | 手机访问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