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梁书》·列传·卷三十二


朝代:唐代

作者:姚思廉

  陈庆之 兰钦

  陈庆之,字子云,义兴国山人也。幼而随从高祖。高祖性好棋,每从夜达旦不 辍,等辈皆倦寐,惟庆之不寝,闻呼即至,甚见亲赏。从高祖东下平建鄴,稍为主 书,散财聚士,常思效用。除奉朝请。普通中,魏徐州刺史元法僧于彭城求入内附, 以庆之为武威将军,与胡龙牙、成景俊率诸军应接。还,除宣猛将军、文德主帅, 仍率军二千,送豫章王综入镇徐州。魏遣安豊王元延明、临淮王元彧率众二万来拒, 屯据陟□。延明先遣其别将丘大千筑垒浔梁,观兵近境。庆之进薄其垒,一鼓便溃。 后豫章王弃军奔魏,众皆溃散,诸将莫能制止。庆之乃斩关夜退,军士得全。普通 七年,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,除庆之假节、总知军事。魏豫州刺史李宪遣其子长 钧别筑两城相拒。庆之攻之,宪力屈遂降,庆之入据其城。转东宫直阁,赐爵关中 侯。

  大通元年,隶领军曹仲宗伐涡阳。魏遣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等率马步十五万来 援,前军至驼涧,去涡阳四十里。庆之欲逆战,韦放以贼之前锋必是轻锐,与战若 捷,不足为功,如其不利,沮我军势,兵法所谓以逸待劳,不如勿击。庆之曰: “魏人远来,皆已疲倦,去我既远,必不见疑,及其未集,须挫其气,出其不意, 必无不败之理。且闻虏所据营,林木甚盛,必不夜出。诸君若疑惑,庆之请独取之。” 于是与麾下二百骑奔击,破其前军,魏人震恐。庆之乃还与诸将连营而进,据涡阳 城,与魏军相持。自春至冬,数十百战,师老气衰,魏之援兵复欲筑垒于军后,仲 宗等恐腹背受敌,谋欲退师。庆之杖节军门曰:“共来至此,涉历一岁,糜费粮仗, 其数极多。诸军并无斗心,皆谋退缩,岂是欲立功名,直聚为抄暴耳。吾闻置兵死 地,乃可求生,须虏大合,然后与战。审欲班师,庆之别有密敕,今日犯者,便依 明诏。”仲宗壮其计,乃从之。魏人掎角作十三城,庆之衔枚夜出,陷其四垒,涡 阳城主王纬乞降。所余九城,兵甲犹盛,乃陈其俘馘,鼓噪而攻之,遂大奔溃,斩 获略尽,涡水咽流,降城中男女三万余口。诏以涡阳之地置西徐州。众军乘胜前顿 城父。高祖嘉焉,赐庆之手诏曰:“本非将种,又非豪家,觖望风云,以至于此。 可深思奇略,善克令终。开硃门而待宾,扬声名于竹帛,岂非大丈夫哉!”

  大通初,魏北海王元颢以本朝大乱,自拔来降,求立为魏主。高祖纳之,以庆 之为假节、飚勇将军,送元颢还北。颢于涣水即魏帝号,授庆之使持节、镇北将军、 护军、前军大都督,发自铚县,进拔荥城,遂至睢阳。魏将丘大千有众七万,分筑 九城以相拒。庆之攻之,自旦至申,陷其三垒,大千乃降。时魏征东将军济阴王元 晖业率羽林庶子二万人来救梁、宋,进屯考城,城四面萦水,守备严固。庆之命浮 水筑垒,攻陷其城,生擒晖业,获租车七千八百辆。仍趋大梁,望旗归款。颢进庆 之卫将军、徐州刺史、武都公。仍率众而西。

  魏左仆射杨昱、西阿王元庆、抚军将军元显恭率御仗羽林宗子庶子众凡七万, 据荥阳拒颢。兵既精强,城又险固,庆之攻未能拔。魏将元天穆大军复将至,先遣 其骠骑将军尔硃吐没儿领胡骑五千,骑将鲁安领夏州步骑九千,援杨昱;又遣右仆 射尔硃世隆、西荆州刺史王罴骑一万,据虎牢。天穆、吐没儿前后继至,旗鼓相望。 时荥阳未拔,士众皆恐,庆之乃解鞍秣马,宣喻众曰:“吾至此以来,屠城略地, 实为不少;君等杀人父兄,略人子女,又为无算。天穆之众,并是仇雠。我等才有 七千,虏众三十余万,今日之事,义不图存。吾以虏骑不可争力平原,及未尽至前, 须平其城垒,诸君无假狐疑,自贻屠脍。”一鼓悉使登城,壮士东阳宋景休、义兴 鱼天愍逾堞而入,遂克之。俄而魏阵外合,庆之率骑三千背城逆战,大破之,鲁安 于阵乞降,元天穆、尔硃吐没儿单骑获免。收荥阳储实,牛马谷帛不可胜计。进赴 虎牢,尔硃世隆弃城走。魏主元子攸惧,奔并州。其临淮王元彧、安豊王元延明率 百僚,封府库,备法驾,奉迎颢入洛阳宫,御前殿,改元大赦。颢以庆之为侍中、 车骑大将军、左光禄大夫,增邑万户。魏大将军上党王元天穆、王老生、李叔仁又 率众四万,攻陷大梁,分遣老生、费穆兵二万,据虎牢,刁宣、刁双入梁、宋,庆 之随方掩袭,并皆降款。天穆与十余骑北渡河。高祖复赐手诏称美焉。庆之麾下悉 著白袍,所向披靡。先是洛阳童谣曰:“名师大将莫自牢,千兵万马避白袍。”自 发铚县至于洛阳,十四旬平三十二城,四十七战,所向无前。

  初,元子攸止单骑奔走,宫卫嫔侍无改于常。颢既得志,荒于酒色,乃日夜宴 乐,不复视事。与安豊、临淮共立奸计,将背朝恩,绝宾贡之礼;直以时事未安, 且资庆之之力用,外同内异,言多忌刻。庆之心知之,亦密为其计。乃说颢曰: “今远来至此,未伏尚多,若人知虚实,方更连兵,而安不忘危,须预为其策。宜 启天子,更请精兵;并勒诸州,有南人没此者,悉须部送。”颢欲从之,元延明说 颢曰:“陈庆之兵不出数千,已自难制;今增其众,宁肯复为用乎?权柄一去,动 转听人,魏之宗社,于斯而灭。”颢由是致疑,稍成疏贰。虑庆之密启,乃表高祖 曰:“河北、河南一时已定,唯尔硃荣尚敢跋扈,臣与庆之自能擒讨。今州郡新服, 正须绥抚,不宜更复加兵,摇动百姓。”高祖遂诏众军皆停界首。洛下南人不出一 万,羌夷十倍,军副马佛念言于庆之曰:“功高不赏,震主身危,二事既有,将军 岂得无虑?自古以来,废昏立明,扶危定难,鲜有得终。今将军威震中原,声动河 塞,屠颢据洛,则千载一时也。”庆之不从。颢前以庆之为徐州刺史,因固求之镇。 颢心惮之,遂不遣。乃曰:“主上以洛阳之地全相任委,忽闻舍此朝寄,欲往彭城, 谓君遽取富贵,不为国计,手敕频仍,恐成仆责。”庆之不敢复言。

  魏天柱将军尔硃荣、右仆射尔硃世隆、大都督元天穆、骠骑将军尔硃吐没儿、 荣长史高欢、鲜卑、芮芮,勒众号百万,挟魏主元子攸来攻颢。颢据洛阳六十五日, 凡所得城,一时反叛。庆之渡河守北中郎城,三日中十有一战,伤杀甚众。荣将退, 时有刘助者,善天文,乃谓荣曰:“不出十日,河南大定。”荣乃缚木为筏,济自 硖石,与颢战于河桥,颢大败,走至临颍,遇贼被擒,洛阳陷。庆之马步数千,结 阵东反,荣亲自来追,值蒿高山水洪溢,军人死散。庆之乃落须发为沙门,间行至 豫州,豫州人程道雍等潜送出汝阴。至都,仍以功除右卫将军,封永兴县侯,邑一 千五百户。

  出为持节、都督缘淮诸军事、奋武将军、北兗州刺史。会有妖贼沙门僧强自称 为帝,土豪蔡伯龙起兵应之。僧强颇知幻术,更相扇惑,众至三万,攻陷北徐州, 济阴太守杨起文弃城走,钟离太守单希宝见害,使庆之讨焉。车驾幸白下,临饯谓 庆之曰:“江、淮兵劲,其锋难当,卿可以策制之,不宜决战。”庆之受命而行。 曾未浃辰,斩伯龙、僧强,传其首。

  中大通二年,除都督南、北司、西豫、豫四州诸军事、南、北司二州刺史,余 并如故。庆之至镇,遂围悬瓠。破魏颍州刺史娄起、扬州刺史是云宝于溱水,又破 行台孙腾、大都督侯进、豫州刺史尧雄、梁州刺史司马恭于楚城。罢义阳镇兵,停 水陆转运,江湖诸州并得休息。开田六千顷,二年之后,仓廪充实。高祖每嘉劳之。 又表省南司州,复安陆郡,置上明郡。

  大同二年,魏遣将侯景率众七万寇楚州,刺史桓和陷没,景仍进军淮上,贻庆 之书使降。敕遣湘潭侯退、右卫夏侯夔等赴援,军至黎浆,庆之已击破景。时大寒 雪,景弃辎重走,庆之收之以归。进号仁威将军。是岁,豫州饥,庆之开仓赈给, 多所全济。州民李升等八百人表请树碑颂德,诏许焉。五年十月,卒,时年五十六。 赠散骑常侍、左卫将军,鼓吹一部。谥曰武。敕义兴郡发五百丁会丧。

  庆之性祗慎,衣不纨绮,不好丝竹,射不穿札,马非所便,而善抚军士,能得 其死力。长子昭嗣。

  第五子昕,字君章。七岁能骑射。十二随父入洛,于路遇疾,还京师。诣鸿胪 卿硃异,异访北间形势,昕聚土画地,指麾分别,异甚奇之。大同四年,为邵陵王 常侍、文德主帅、右卫仗主,敕遣助防义阳。魏豫州刺史尧雄,北间骁将,兄子宝 乐,特为敢勇。庆之围悬瓠,雄来赴其难,宝乐求单骑校战,昕跃马直趣宝乐,雄 即散溃,仍陷溱城。六年,除威远将军、小岘城主,以公事免。十年,妖贼王勤宗 起于巴山郡,以昕为宣猛将军,假节讨焉。勤宗平,除阴陵戍主、北谯太守,以疾 不之官。又除骠骑外兵,俄为临川太守。太清二年,侯景围历阳,敕召昕还,昕启 云:“采石急须重镇,王质水军轻弱,恐虑不济。”乃板昕为云骑将军,代质,未 及下渚,景已渡江,仍遣率所领游防城外,不得入守。欲奔京口,乃为景所擒。景 见昕殷勤,因留极饮,曰:“我至此得卿,余人无能为也。”令昕收集部曲,将用 之,昕誓而不许。景使其仪同范桃棒严禁之,昕因说桃棒令率所领归降,袭杀王伟、 宋子仙为信。桃棒许之,遂盟约,射启城中,遣昕夜缒而入。高祖大喜,敕即受降, 太宗迟疑累日不决,外事发泄,昕弗之知,犹依期而下。景邀得之,乃逼昕令更射 书城中,云“桃棒且轻将数十人先入。”景欲裹甲随之。昕既不肯为书,期以必死, 遂为景所害,时年三十三。

  兰钦,字休明,中昌魏人也。父子云,天监中,军功官至云麾将军,冀州刺史。 钦幼而果决,篸捷过人。随父北征,授东宫直阁。大通元年,攻魏萧城,拔之。仍 破彭城别将郊仲,进攻拟山城,破其大都督刘属众二十万。进攻笼城,获马千余匹。 又破其大将柴集及襄城太守高宣、别将范思念、郑承宗等。仍攻厥固、张龙、子城, 未拔,魏彭城守将杨目遣子孝邕率轻兵来援,钦逆击走之。又破谯州刺史刘海游, 还拔厥固,收其家口。杨目又遣都督范思念、别将曹龙牙数万众来援,钦与战,于 阵斩龙牙,传首京师。

  又假钦节,都督衡州三郡兵,讨桂阳、阳山、始兴叛蛮,至即平破之。封安怀 县男,邑五百户。又破天漆蛮帅晚时得。会衡州刺史元庆和为桂阳人严容所围,遣 使告急,钦往应援,破容罗溪,于是长乐诸洞一时平荡。又密敕钦向魏兴,经南郑, 属魏将托跋胜寇襄阳,仍敕赴援。除持节、督南梁、南、北秦、沙四州诸军事、光 烈将军、平西校尉、梁、南秦二州刺史,增封五百户,进爵为侯。破通生,擒行台 元子礼、大将薛俊、张菩萨,魏梁州刺史元罗遂降,梁、汉底定。进号智武将军, 增封二千户。俄改授持节、都督衡、桂二州诸军事、衡州刺史。未及述职,魏遣都 督董绍、张献攻围南郑,梁州刺史杜怀瑶请救。钦率所领援之,大破绍、献于高桥 城,斩首三千余,绍、献奔退,追入斜谷,斩获略尽。西魏相宇文黑泰致马二千匹, 请结邻好。诏加散骑常侍,进号仁威将军,增封五百户,仍令述职。

  经广州,因破俚帅陈文彻兄弟,并擒之。至衡州,进号平南将军,改封曲江县 公,增邑五百户。在州有惠政,吏民诣阙请立碑颂德,诏许焉。征为散骑常侍、左 卫将军,寻改授散骑常侍、安南将军、广州刺史。既至任所,前刺史南安侯密遣厨 人置药于食,钦中毒而卒,时年四十二。诏赠侍中、中卫将军,鼓吹一部。

  子夏礼,侯景至历阳,率其部曲邀击景,兵败死之。

  史臣曰:陈庆之、兰钦俱有将略,战胜攻取,盖颇、牧、卫、霍之亚欤。庆之 警悟,早侍高祖,既预旧恩,加之谨肃,蝉冕组珮,亦一世之荣矣。

注释译文

  陈庆之字子云,是义兴国山人。幼年就随从高祖。高祖喜好下棋,每次下棋都是通霄达旦不停止,同辈都疲倦睡觉,衹有庆之不睡觉,闻呼即至,很被亲信赏识。跟随高祖束下平定建邺,稍后任主书,散财召募士兵,常思发挥作用。授奉朝请。普通年间,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在彭城请求内附,以庆之为武威将军,与胡龙牙、成景俊率诸军应接他。回师后,授宣猛将军、文德主帅,仍然率军二千,送豫章王萧综去镇守徐州。魏派安丰王元延明、临淮王元或率众二万来抵抗,驻守在陟口。延明先派其别将丘大干在浔梁筑垒,在边境显示兵力。庆之进逼他的土垒,一仗他就溃败了。后来豫章王丢弃军队逃奔魏,众人都溃散,诸将不能制止,庆之便砍断门闩破城,夜晚退兵,军士得以保全。普通七年,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,授庆之假节、总知军事。魏豫州刺史李宪派其子长钩另筑两个城垒相抗拒,庆之进攻他,李宪力尽于是投降,庆之入据其城。转任东宫直合,赐爵位关中侯。

  大通元年,隶属领军萱住塞征伐过盐。龚派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等人率骑步兵十五万来援助,前军到达驼涧,距涡阳四十里。庆之想迎战,童筮认为贼的前锋必是轻捷精锐,舆战若胜,不足为功,舆战不利,败坏我们的军势,兵法所说要以逸待劳,不如勿击。庆之说:“魏人从远处来,都已疲倦,离我军既然很远,必不被怀疑,趁他们没有聚集,必须挫败他们的锐气,出其不意,一定没有不败的道理。且听说敌军所据营垒,林木甚盛,必不夜出。诸君若有疑惑,庆之请独自攻取他。”于是舆部下二百骑兵奔击魏军,攻破其前军,魏人震恐。庆之于是还军舆诸将连营而进攻,占据涡阳城,与魏军相对峙。自春至冬,打了敷十百仗,军队疲惫士气渐衰,魏的援兵又想在庆之军后筑垒,仲宗等人害怕腹背受敌,谋划想退师。庆之在军门前执持旄节说:“共来至此,经历一年,糜费粮食武器,其数极多,诸军并无斗心,皆谋划退缩,哪裹是想立功名,简直是为了抢劫而连营。吾闻置士兵死地,便可让他去求生还,必须在敌人大会合时,然后舆他作战。果真想班师,庆之别有密令,今El犯者,便依明韶行事。”仲宗佩服他的计谋,便听从他。魏人为了牵制兵力修筑十三个城垒,庆之横衔枚于口中,夜晚出城,攻陷敌人四个城垒,涡阳城主王纬乞降。所余九个城垒,军力还很强盛,便陈列被俘被杀敌人的左耳,擂鼓呐喊进攻敌人,于是敌人大奔溃,斩获略尽,涡水被填塞,降获城中男女三万余El。韶以涡阳之地设置西徐州。众军乘胜向前驻留在城父。高祖称赞,赐给庆之亲笔写的韶书说:“本非将门子孙,又非豪门大家,不满时势,以至于此。可深思奇略,善始善终。打开朱门接待宾客,宣扬名声在书册中,难道不是大丈夫吗!”

  大通初年,魏北海王元颢因本朝大乱,主动摆脱困境来投降,请求立他为魏主。高祖接纳了他,任庆之假节、飙勇将军,送元颢还北方。元颢在涣水即魏帝号,授庆之使持节、镇北将军、护军、前军大都督,从绖县出发,进取荣城,于是到了睢阳。魏将领丘大干有部众七万,分筑九个城垒相抗拒。庆之进攻他,自黎明至下午,攻陷三个城垒,大干于是投降。当时魏征束将军济阴王元晖业率皇家卫军、有爵者的服役人二万来救凿、塞,进驻画球,城四面绕水,守备严固。庆之命浮水筑垒,攻陷其城,活捉肿墓,缴获输纳租赋的车辆有七千八百辆。便直趋大矾,敌人望旗投降。五题进升庆之卫将军、篮塑刺史、逮壑公。于是率众人西去。

  魏左仆射杨昱、西阿王元庆、抚军将军元显恭率领皇帝卫军、皇族子弟、有爵者的服役人共七万,占据荣阳抗拒元颢。兵既精强,城又险固,庆主攻城未能拔取。魏将领元天穆大军又将至,先派他的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带领胡骑五千,骑兵将领鲁安带领夏州步骑兵九千,援助杨旦;又派右仆射尔硃世隆、西荆州刺史王罴骑兵一万,据守虎牢。天穆、吐没儿前后继至,旗鼓相望。当时茎盐没有拔取,士众皆恐惧,庆之便解下马鞍喂饱战马,向众人宣谕说:“吾至此以来,破城杀民,侵略土地,实为不少;君等杀人父兄,掠人子女,又不可计算。天穆的众人,都是仇人。我们才有七千人,虏众三十余万,今日之事,义不谋求生存。吾与虏骑不可在平原以力气相竞争,当他未全到来时,须平定他的城垒,诸君不要狐疑,那样会自己贻误让人屠杀切成肉泥。”于是一鼓作气全都登城,壮士束阳人塞星体、盏璺人鱼天愍跳过城上矮墙而入,于是攻克城垒。顷刻间墓军在城外合拢,庆之率骑兵三千背城迎战,大破魏军。鲁安在阵地乞降。元玉夔、氽朱吐没儿一人一马得以逃脱。收取荣阳储存实物,牛马谷帛不可胜计。进赴虎牢,氽朱世尘弃城逃走。墓主元子攸很惧怕,奔逃垂Lll。丝堕N旺互盛、室乌丝五延塱率百僚,封闭储藏财物兵甲的处所,准备好皇帝用的车马,奉迎五题入洛阳宫,在前殿登位,改年号大赦罪犯。元题任庆之为侍中、车骑大将军、左光禄大夫,增加食邑万户。魏大将军上党王元天穆、王老生、奎抠仁又率众四万,攻陷大梁,分派老生、登穆兵二万,据守虚空,:亘宣、丑双入凿、塞,庆之依据情势突然袭击,都顺服投降。天穆舆十余骑兵向北渡董回。产担又赐亲笔写的韶书称美庆之。庆之部下全穿白袍,所向披靡。先是洛阳有童谣说:“名师大将不要自认为固牢,千兵万马要避开白袍。”自从蛭县出发至洛阳共一百四十天,削平三十二个城垒,交战四十七次,所去的地方,谁也阻挡不住。

  当初,元子攸衹单骑败走,宫廷裹的卫尉、嫔、人往常的制度没有改变,元颢得志后,便沉溺在酒色中,日夜宴乐,不再就职治事,舆安丰王、临淮王共立奸计,将要背叛朝恩,拒绝入贡朝见天子的礼仪;祇是因为时事未安定,而且还要依靠庆之的能力和作用,所以外同内异,言语多妒忌刻薄。庆之心知此事,也秘密设计。便对元颢说:“今远来至此地,未降服的人尚多。如果这些人知道我们的虚实,就一并更加连兵,而且应该居安思危,需要预先准备对策。应该启禀天子,再请派精兵;并强制诸州,有南边人没入此地者,全须押送来。”元颢想听从,元延明对元颢说:“陈庆之的兵不出敷千,你自己已经难控制他,今增加他的众人,他岂肯再为你用呢?失去权柄,行动听从别人,魏的宗庙社稷,到此而灭。”元颢由是致疑,对庆之逐渐疏远和背离。又忧虑庆之向上密奏,便自己先向高祖上表说:“河北、河南一时已平定,惟有氽朱荣尚敢跋扈,臣舆庆之自能擒讨他。今州郡刚归服,正需要安抚,不宜再次加兵,劳动百姓。”高祖于是下韶众军都停驻在边界前缘。洛下有南人不到一万,羌夷是他们的十倍,军副马佛念向庆之说:“功高不奖赏,使君主畏忌自身就危险,这二事已经出现,将军难道无虑?自古以来,废昏君立明君,扶危定难,很少有人得到善终。今日将军威震中原,声动河塞,杀了元颢据守洛阳,则是千载难遇的机会。”庆之没有听从。元颢以前任庆之为徐州刺史,因此庆之固求去镇守。元颢心裹畏惧他,于是不派他去。便说:“主上将洛阳之地全付托给你,忽然听闻舍去朝廷的决定,想往彭城,会说君很快取得富贵,不为国家计谋了,手敕连续不断,留下你恐怕变成我的责任了。”庆之不敢再言。魏天柱将军氽朱茔、右仆射企塞世隆、大都督五玉垄、骠骑将军氽朱吐没儿、氽朱荣的长史高欢、鲜卑、芮芮,统众人号称有百万;挟持魏主元子攸来攻元颢,元颢据守洛阳六十五日,凡所得城垒,一时都反叛他。庆之渡黄河守北中郎城,三日中作战十一次,伤杀的人很多。氽朱荣将要退兵,时有刘灵助,懂得天文,便对尔朱荣说:“不出十日,河亩会大定。”叁塞茔于是缚木成筏,从堕互渡童逗,与五题在迥钟作战,亘题大败,逃至堕垣,遇贼被擒,洛阳失陷。庆之有马步兵数千,结阵向东返,尔朱荣亲自来追,碰巧嵩高山洪水泛滥,军人死散。庆之便削发剃须成为僧徒,从小路行至豫州,豫州人程道雍等人暗地把他送出汝阴。至都城,仍以功劳授右卫将军,封为永兴县堡,食邑一千五百户。后来出任持节、都督缘淮诸军事、奋武将军、北兖州刺史。

  这时有妖贼僧徒坛强自称为帝,土豪墓值垄起兵应和他,僧强颇懂幻术,更加煽动蛊惑人心,徒众至三万,攻陷北徐州,济阴太守杨起文弃城逃走,钟整太守单希实被害,派庆之讨伐他。皇帝亲临白下设宴送行,对庆之说:“江、进兵强劲,其锋难抵挡,卿可以用策略制服他,不宜决战。”庆之受命而行。不到十二天,斩杀伯龙、僧强,传其头颅示众。

  中大通二年,授都督南司、北司、西豫、豫四州诸军事,南司、北司二州刺史,其余职位照旧。庆之至镇,便包围鉴趣。在涂丞攻破毯题州刺史娄起、提业刺史星云室,又在楚越攻破行台还疆、大都督堡进、辽州刺史尧雄、銮蛆刺史司马恭。撤除羞堡镇兵,停止水陆运输,江湖诸州并得以休整。开辟田地六千顷,二年之后,仓廪充实。直担经常嘉许慰劳他。又上表撤销南司州,恢复安陆郡,设置上明郡。

  大同二年,魏遣将侯景率众七万侵犯楚州,刺史桓和陷没,侯景于是进军进上,送信给庆之让他投降。敕遣湘潭侯退、右卫夏侯夔等人赴援,军至黎浆,庆之已击破侯景。当时大寒雪,侯景丢弃军用物资败走,庆之收取而归。进升号仁威将军。遣年,豫州荒年,庆之开仓救济,多有全济。州民李升等八百人上表请为庆之树碑颂德,下韶同意。五年十月,去世,时年五十六岁。追赠散骑常侍、左卫将军,给一部鼓吹。谧号武。下诏义兴郡派五百丁共同参加丧葬仪式。

  庆之性敬慎,衣不穿丝绸,不喜好音乐,参加射礼不穿有装饰的鑪甲,骑的马并不敏捷,然而善于抚慰军士,因此他们都能效死尽力。长子陈昭承嗣。

  第五子陈听,字君章。七岁能骑射。十二岁随父入洛阳,在路上得病,返回京师。拜访鸿膻卿朱异,朱异问北方形势,陈昕在地上聚土画图,示意区别,朱异很惊奇。

  大同四年,任邵陵王常侍、文德主帅、右卫仗主,敕命派他去义阳助防。魏豫州刺史尧雄。是北面的猛将,兄子宝乐,特别勇敢。庆之包围墨垫,画笙来解救危难,宣乐要求单骑交战,速听跃马直趋实乐,尧雄军立即散溃,于是攻陷溱坛。六年,授威远将军、小岘城主,因公事免职。十年,妖贼王勤宗在巴山郡起兵,任陈昕为宣猛将军,假节去征讨。勤宗平定,授陈听阴堕戍主、韭盏太守,因疾病未到任。又授骠骑外兵,不久任临川太守。太清二年,侯景包围历阳,诏令召陈听返回,陈听启奏说:“采石急须重兵镇守,王质水军力量弱小,担心忧虑不顶用。”于是委任陈听为云骑将军,代替王质,陈听还没有到水边,侯景已渡河,于是派率所领部将游防城外,不得入守。想逃奔京口,却被侯景所擒。侯景见陈听勤奋,因此留他尽情畅饮,说:“我至此地得到卿。其他人做不到。”令陈昕收集军队,将要使用,速匝誓死不从。±谴使他的仪同茎曼睡严禁速贩,陈昕于是说服桃棒令率所领部众归降,以袭杀王伟、宋子仙为信号。桃棒答应了,于是结盟约,把启书射进城中,遣陈听夜晚缒绳入城。高祖大喜,敕令即刻受降,太宗迟疑多El不决。在外面秘密泄露,陈听不知道,仍然按期下到城外。侯景阻截得到陈听,便逼陈昕让他再向城中射书,说“桃棒暂且率数十人先入城。”侯景想带兵器随他入城。陈昕既然不肯写书,也料想必死,遂被侯景杀害,时年三十三岁。

  兰钦字休明,是中昌魏人。父亲兰云,天监年间,军功官至云麾将军,任冀州刺史。兰钦年幼而处事果决,矫健敏捷超人,随父北征,授东宫直合。大通元年,攻打魏萧城,攻取城垒。接着打败彭城别将郊仲,进攻拟山撼,攻破其大都督刘属部众二十万。进攻笼城,缴获马千余匹。又攻破其大将柴集及襄城太守高宣、别将范思念、郑承宗等人。于是进攻厥固、张龙、子城,没有攻下,魏彭城守将杨目派子耋邕率轻装士兵来援助,兰钦迎击赶走他。又攻破谯州刺史刘海游,还来拔取厥固,收捕他的家人。杨目又派都督范思念、别将曹龙牙敷万部众来援,整麸舆之作战,在战阵斩杀龙牙,把头颅传递到京师。又假兰钦节,都督衡州三郡兵,讨伐桂阳、阳山、始兴反叛蛮人,即就平定了。封为安怀县男,食邑五百户。又攻破丢漆蛮帅晚时得。逭时衡州刺史元庆和被桂阳人严容包围,遣使告急,道筮前往应援,在墨选打败勇逊,于是匡銮诸洞一时全平荡。又密敕兰钦前往魏兴,经过南鄞,正逢韭强将领珏壁胜侵略塞鹰,便命令盐趑赴援。授兰钦持节、督南梁、南秦、北秦、沙四州诸军事、光烈将军、平西校尉、梁、南秦二州刺史,增封食邑五百户,进爵位为侯。后攻破通生,捉住行台元子礼、大将麈垡、张菩萨,墓凿丛刺史五墨于是投降,銮、濩平定。又进升号智武将军,增封二千户。

  不久改授持节、都督衡、桂二州诸军事、衡州刺史,没来得及到职,魏遣都督董绍、张献攻围直翅,梁州刺史丝堡墨请求救援,率所领部众去救援,在高桥城大败董绍、张献,斩首三干余,绍、献败逃,追入斜谷,斩获略尽。玺蕴相宇文黑泰送马二千匹,请结为友好邻邦。诏令加兰钦散骑常侍,进升号仁威将军,增封五百户,仍然让他去任职。

  治理广州,因此攻破俚帅陈文彻兄弟,并捉住他们。至衡州,进升号子南将军,改封曲江县公,增加食邑五百户。在州治理有惠政,吏民到宫阙请求为他立碑颂德,下韶同意。征入为散骑常侍、左卫将军,不久改授散骑常侍、安南将军、广州刺史。既至任所,前刺史南安侯密遣厨人将毒药放进食物中,兰钦中毒而死,时年四十二岁。下诏追赠侍中、中卫将军,给一部鼓吹。

  子夏礼,侯景至历阳时,率领他的部下阻击侯景,兵败而死。

  史臣曰:陈庆之、兰钦俱有用兵谋略,战胜攻取,与盖颇、牧、卫、霍相匹敌。庆之机敏聪慧,早就侍奉直担,既预有旧恩,又加上他谨慎恭敬,戴蝉冠,服饰有组带玉佩,也是一世的荣耀。

赏析

创作背景



相关阅读:
姚思廉个人资料 姚思廉个人资料

姚思廉(557-637),字简之,一说名简,字思廉,京兆万年人,唐朝初期史学家。其父姚察于陈朝灭亡后到隋朝做官,迁至北方,故两《唐书》中《姚思廉传》称其为京兆万年人。其父姚察,在陈时任吏部尚书,著陈梁二史,未成。他自幼习史,后曾...

查看详情



底部
神奇雨 熬夜吧 神奇历史
Copyright © 2018—2020 历史书屋

历史书屋 | 手机访问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谢谢!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