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南齐书》·本纪·卷五

朝代:南北朝

作者:萧子显

原文:

  海陵王

  海陵恭王昭文,字季尚,文惠太子第二子也。永明四年,封临汝公,邑千五百户。初为辅国将军、济阳太守。十年,转持节、督南豫州诸军事、南豫州刺史,将军如故。十一年,进号冠军将军。文惠太子薨,还都。郁林王即位,为中军将军,领兵置佐。封新安王,邑二千户。隆昌元年,为使持节、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、扬州刺史,将军如故。其年,郁林王废,尚书令西昌侯鸾议立昭文为帝。

  延兴元年秋,七月,丁酉,即皇帝位。以尚书令、镇军大将军、西昌侯鸾为骠骑大将军、录尚书事、扬州刺史、宣城郡公。诏曰:“太祖高皇帝英谋光大,受命作齐;世祖武皇帝宏猷冠世,继晖下武;世宗文皇帝清明懿铄,四海宅心:并德漏下泉,功昭上象,声教所覃,无思不洽。洪基式固,景祚方融,而天步多阻,运钟否剥。嗣君昏忍,暴戾滋多,弃侮天经,悖灭人纪。朝野重足,遐迩侧视,民怨神恫,宗祧如缀。赖忠谟肃举,霄汉廓清,俾三后之业,绝而更纽,七百之庆,危而复安。猥以冲人,入纂乾绪,载怀驭朽,若坠诸渊,思与黎元,共绥戬福。”大赦,改元。文武赐位二等。

  八月,甲辰,以新除卫尉萧谌为中领军,司空王敬则进位太尉,新除车骑大将军陈显达为司空,尚书左仆射王晏为尚书令,左卫将军王广之为豫州刺史,骠骑大将军鄱阳王锵为司徒。诏遣大使巡行风俗。丁未,诏曰:“新安国五品以上,悉与满叙;自此以下,皆听解遣。其欲仕者,适其所乐。”以骁骑将军河东王铉为南徐州刺史,西中郎将临海王昭秀为车骑将军,南徐州刺史永嘉王昭粲为荆州刺史。戊申,以辅国将军王诩为广州刺史,中书郎萧遥欣为兖州刺史。庚戌,以车骑板行参军李庆综为宁州刺史。辛亥,以安西将军王玄邈为中护军,新除后军司马萧诞为徐州刺史。壬子,以冠军司马臧灵智为交州刺史。乙卯,申明织成、金薄、彩花、锦绣履之禁。

  九月,癸酉,诏曰:“顷者以淮关徭戍,勤瘁于行役,故覃以荣阶,薄酬厥劳。勋状淹留,未集王府,非所以急舍爵之典,趣报功之旨。便可分遣使部,往彼铨用。”辛巳,以前九真太守宋慈明为交州刺史。癸未,诛新除司徒鄱阳王锵、中军大将军随郡王子隆。遣平西将军王广之诛南兖州刺史安陆王子敬。于是江州刺史晋安王子懋起兵,遣中护军王玄邈讨之。乙未,骠骑大将军鸾假黄铖,内外纂严。又诛湘州刺史南平王锐、郢州刺史晋熙王钅求、南豫州刺史宜都王铿。丁亥,以卫将军庐陵王子卿为司徒,抚军将军桂阳王铄为中军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冬,十月,癸巳,诏曰:“周设媒官,趣及时之制,汉务轻徭,在休息之典,所以布德弘教,宽俗阜民。朕君制八纮,志敷九德,而习俗之风,为弊未改,静言多愠,无忘昏昃。督劝婚嫁,宜严更申明,必使禽币以时,摽梅息怨。正厨诸役,旧出州郡,徵吏民以应其数,公获二旬,私累数朔。又广陵年常递出千人以助淮戍,劳扰为烦,抑亦苞苴是育。今并可长停,别量所出。诸县使村长路都防城直县,为剧尤深,亦宜禁断。”丁酉,解严。进骠骑大将军、扬州刺史宣城公鸾为太傅,领大将军、扬州牧,加殊礼,进爵为王。戊戌,诛新除中军将军桂阳王铄、抚军将军衡阳王钧、侍中秘书监江夏王锋、镇军将军建安王子真、左将军巴陵王子伦。癸卯,以宁朔将军萧遥欣为豫州刺史,新除黄门郎萧遥昌为郢州刺史,辅国将军萧诞为司州刺史。宣城王辅政,帝起居皆谘而后行。思食蒸鱼菜,太官令答无录公命,竟不与。辛亥,皇太后令曰:“司空、后将军、丹阳尹、右仆射、中领军、八座:夫明晦迭来,屯平代有,上灵所以眷命,亿兆所以归怀。自皇家淳耀,列圣继轨,诸侯官方,百神受职。而殷忧时启,多难荐臻,隆昌失德,特紊人鬼,非徒四海解体,乃亦九鼎将移。赖天纵英辅,大匡社稷,崩基重造,坠典再兴。嗣主幼冲,庶政多昧,且早婴尪疾,弗克负荷,所以宗正内侮,戚藩外叛,觇天视地,人各有心。虽三祖之德在民,而七庙之危行及。自非树以长君,镇以渊器,未允天人之望,宁息奸宄之谋!太傅宣城王胤体宣皇,钟慈太祖,识冠生民,功高造物,符表夙著,讴颂有在,宜入承宝命,式宁宗祏。帝可降封海陵王,吾当归老别馆。昔宣帝中兴汉室,简文重延晋祀,庶我鸿基,于兹永固。言念家国,感庆载怀。”

  建武元年,诏“海陵王依汉东海王彊故事,给虎贲、旄头、画轮车,设钟虡宫县,供奉所须,每存隆厚。”十一月,称王有疾,数遣御师占视,乃殒之。给温明秘器,衣一袭,敛以衮冕之服。大鸿胪监护丧事。葬给辒辌车,九旒大辂,黄屋左纛,前后部羽葆鼓吹,挽歌二部,依东海王故事。谥曰恭王。年十五。

  史臣曰:郭璞称永昌之名,有二日之象,而隆昌之号亦同焉。案汉中平六年,献帝即位,便改元为光熹,张让、段圭诛后,改元为昭宁,董卓辅政,改元为永汉,一岁四号也。晋惠帝太安二年,长沙王鳷事败,成都王颖改元为永安;颖自邺夺,河间王颙复改元为永兴,一岁三号也。隆昌、延兴、建武,亦三改年号。故知丧乱之轨迹,虽千载而必同矣。

  赞曰:穆穆海陵,因亡代兴。不先不后,遭命是膺。

注释译文

  海陵恭王萧昭文字季适,是文惠太子的第二个儿子。永明四年,被封为临汝公,食邑一千五百产。最初任辅国将军、济阳太守。永明十年,转任持节、督南豫州诸军事、南豫州刺史,将军头衔仍旧保留。丞塱十一年,进封号为冠军将军。文惠太子去世,回到都城。郁林王即位后。任中军将军,享受领兵及设置佐史的特权。被封为新安王,食邑二千户。隆昌元年,任使持节、都督扰壶途二州诸军事、扬州刺史,将军头衔仍旧保留。这年,郁林王被废黜,尚书令西旦堡芦銮提议立麸为皇帝。

  延兴元年秋七月丁酉,萧昭文即皇帝位。任命尚书令镇军大将军西昌侯萧鸾为骠骑大将军、绿尚书事、握业刺史、宣城郡公。下诏书说:“太祖高皇帝才德出众,谋略光明正大,受命于天创建变塑;世祖武皇帝谋略宏大,冠绝当世,承继祖业步周武帝后尘;世宗文皇帝清静明朗,道德美好,天下归心:且德业渗及黄泉之下,功绩昭明于天象,声威教化所及,没有不和睦。至此宏伟的基业得以稳固,帝位正趋向久远,然而国运多艰,适逢气数不济。继位的国君昏庸残忍,暴虐乖戾滋长,抛弃轻慢天道,违背毁灭人伦纲纪,朝野畏惧,远近不敢正视,百姓怨恨神灵痛惜,宗庙犹如废止。幸赖忠诚谋划肃然起事,天空才得以澄清,使三代帝王的基业,绝后重续,七百年的国运,危机过后再度安定。我以年幼之身,苟且承继帝业,负担着抚慰衰老的重任,如坠深渊,想和黎民百姓一起,共享吉祥幸福。”实行大赦,改年号。文武官员赏赐官位二等。

  八月甲辰,以新任命的卫尉萧谌为中领军,司空王敬则进宫位为太尉,新任命的车骑大将军陈显达为司空,尚书左仆射王晏为尚书令,左卫将军工庐之为逸业刺史,骠骑大将军鄱阳王芦锵为司徒。韶令派大使巡行各地考察风俗。丁未,下诏令说:“新安国五品以上的官员,任职期满全部予以进职叙用,白此以下,全部听其解职遣散。那些希望做官的,满足他们的心愿。”任命骁骑将军河东王萧铉为南徐州刺史,西中郎将堕延盖;驴为车骑将军,南徐州刺史丞嘉王萧昭粲为荆州刺史。戊申,任命辅国将军王翔为广州刺史,中书郎萧遥欣为兖州刺史。庚戌,任命车骑板行参军李庆综为宁州刺史。辛亥。任命安西将军王玄邈为中护军,新晋升的后军司马萧诞为徐州刺史。壬子,任命冠军司马臧灵智为交州刺史。乙卯,重申对织成、金箔、彩花、锦绣履的禁令。

  九月癸酉,下诏令说:“近来因为淮河沿岸关口服役戍卫的人,奔波服役过度劳累,所以广泛地赐予荣誉官阶,作为对他们劳苦的微薄酬谢。但是功勋状长期滞留,没能集中到王府,可见不是为急求赏赐爵位的典礼,趋附报功的旨意。可以分别把他们派遣到使部,到那裹选拔任用。”辛巳。任命前九真太守宋慈明为交州刺史。癸未,处决新上任的司徒鄱阳王萧锵、中军大将军随郡王萧子隆。派遣平西将军王广之处死南兖州刺史安陆王萧子敬。于是江州刺史晋安王萧子懋起兵反叛,朝廷派遣中护军王玄邈讨伐他。乙未,骠骑大将军萧鸾以象征权力的黄铁,在宫廷内外实行戒严。又处死湘州刺史南平王萧锐、郢州刺史晋熙王萧銶、南豫州刺史宜都王萧铿。丁亥,任命卫将军庐陵王萧子卿为司徒,抚军将军桂阳王萧铄为中军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

  冬十月癸巳,下诏书说:“周设置媒官,顺应及时婚嫁的制度,汉致力于减轻徭役,列入与民休息的典章,为的都是布施道德弘扬教化,使风俗宽容,百姓富裕。朕君临天下,立志施行诸种美德,然而习俗风气,造成的弊端未能改变,巧饰之言多令人恼怒,终日难忘。督促劝说男女婚嫁,应该更加严厉地申明,一定要按时聘娶,平息已到婚嫁年龄女子的怨恨。宫内庖厨之类劳役,过去都由州郡派出,征召吏人百姓充任其数,官方本来衹要求服役二十天,可实际却累至数月。另外广陵郡每年常轮流派千人协助淮河沿岸戍卫,干扰烦劳百姓,也助长了行贿现象,现在可一并长期停止,另外考虑所派的人。各县役使村民百姓长年奔波戍卫,为害尤其严重,也应该禁止。”丁酉,解除戒严。提升骠骑大将军、扬州刺史宣城公萧鸾为太傅,领大将军、扬州牧,给予特殊的礼遇,进爵号为王。戊戌,处死新任中军将军桂阳王萧铄、抚军将军衡阳王萧钩、侍中秘书监江夏王萧锋、镇军将军建安王萧子真、左将军巴陵王萧子伦。癸卯,任命宁朔将军萧遥欣为豫州刺史,新任黄门郎萧遥昌为郢州刺史,辅国将军萧诞为司州刺史。

  宣城王辅助朝政,皇帝的起居都要征询其意见然后才去做。皇帝想吃蒸鱼菜,太官令回答没有得到宣城王的命令,竟然不给。辛亥,皇太后下令说:司空、后将军、丹阳尹、右仆射、中领军、八座:昼夜更替,艰难平定相代,上天因此眷爱授命,百姓因此归附。自从皇家淳美光耀,诸位圣王继承前代伟业,诸侯谨守为官之道,众神安于职守。然而深切的忧虑不时到来,众多灾难频频降临,隆昌帝德行不好,阴阳世界都出现极大的混乱,不仅天下分裂,社稷也将被颠覆。幸赖上天劝勉英雄辅佐,大大匡正社稷,崩塌的基业得以重新营造,废亡的典制再度兴起。继位的国君年幼,各种政务多不明了,且本来就身患疾病,不能胜任负荷,因此宗亲在内欺侮,亲属藩国在外背叛,窥伺天下,人人各有私心。虽然太祖、世祖有德于百姓,但是宗庙的危亡行将到来。这自然是因为没有立年长的国君,没有起用大才镇守国家,有负上天及国人的期望,未能平息奸诈恶人的阴谋。太傅宣城王是宣皇的后代,受到太祖的钟爱,才识超出常人,功绩高过造物,表现为符瑞显扬于日常生活,受到歌颂,应当入宫秉承天命,告慰祖宗。皇帝可降位封为海陵工,我也当回到别馆养老。当年宣帝中兴汉朝,简文帝重新延续晋朝的王业,希望我朝的宏大基业,从此永远稳固。言语之中念及宗族国家,满怀感激庆幸。

  建武元年,下诏令说“海陵王依照汉束海王彊的旧事,赐给虎贲、旄头、画轮车,可在居处四壁悬挂编钟之类乐器,供奉所需物品,且每每要从优丰厚”。十一月,说海陵王有病,多次派御医察看,就去世了。赐给温明棺材,一套衣服,用衮服冕旒殓葬。大鸿胪监护丧事。下葬时赐给韫掠车,九旒大辖,黄屋左纛,前后部羽葆鼓吹,挽歌二部,依照东海王旧例。谧号为恭王。终年十五岁。

  史臣曰:郭璞称永昌年号,昌字有两个字,而隆昌的年号也是如此。查考漠中平六年,

  献帝即位,便改年号为光熹,张让、段珪被杀后,改年号为昭宁,董卓辅佐朝政,改年号为永汉,一年中有四个年号。晋惠帝太安二年。长沙王又事情败露,成都王颖改年号为永安,颖在邺地被削去权力,河间王颐又改年号为永兴,一年中有三个年号。隆昌、延兴、建武,也三次改变年号。因此可以知道丧乱的轨迹,即便千年都必定相同。

  赞曰:仪表美好的海陵王,因前君被废黜而继位。不早不晚,遭受此种命运。

赏析

创作背景

分享
评分:
感谢您的评分

作者介绍

萧子显

萧子显(487年--537年),字景阳,梁南兰陵(今江苏常州)人,南朝梁朝史学家,文学家。 。查看详情>>

sitemap
Copyright © 2018—2020 历史书屋

历史书屋 | 手机访问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谢谢!